戴德生祷告蒙应允的故事

话题:
类别: 节选讲道, Video

戴德生, 在他第一次往中国的路上, 这里说, “在这种情况之下,祷告得到了一个明确的答案, 对戴德生的信心是极大的鼓舞。 他们刚过了丹皮尔海峡,”这是在印尼附近, “那些岛屿仍在视线范围内, 通常在太阳下山后会吹起微风,直到黎明前后。 最好就是充分利用这微风前进; 然而一整天下来,他们却仍在原处不动。”

这在赤道附近是很正常的,他们称为「无风带」, 因为风经常会完全止住,而那个时代的船只能靠风行驶, 他们动不了,基本上是被困在水流里; 原因是,他们在晚上被风吹向前, 白天风一止住,水流就把他们拉回来,你可以想像吗? 你往前航行一点,风一止住,你就被拉回来; 然后,晚上你往前一点,第二天早上又被拉回来; 你只能航行一点,前进一点。 但是发生了下面的事:

“有一次,这样的情形很明显, 是我们靠近新几内亚北边时的一次危难。 礼拜六晚上,我们离陆地大概有三十哩, 礼拜天早上,在甲板上举行崇拜时, 我发现船长面带愁容。 他不时往船边张望。崇拜完毕, 我从他口中知道了原因: 我们正被一股时速四海里的水流带向一处暗礁。 我们是那么接近,那天下午要想脱险, 是不太可能的。 用完餐,放下大舢舨,所有的人同心协力 想把船头转向,驶离岸边,却徒劳无功。 大家安静站在甲板上一段时间之后,船长对我说: 『能做的我们都做了,现在只能等着看结果了。』

戴德生说:一个念头闪进我的脑海,我回答说: 『不,还有一件事我们没有做,』『是什么?』他问道, 『我们当中有四个人是基督徒,让我们各自回船舱, 同心求主立刻赐给我们清风。 对他来说,现在起风或黄昏时才送风都是一样容易!』 船长同意这个提议,因为他是基督徒之一。 我就去找另外两个人,在我们和船长一起祷告之后, 就各自回房,等候神。 我作了一个简短而深入的祷告后, 深觉神已经应允了我们所求的, 自知不能再祈求下去,于是很快地回到甲板。

这时候负责指挥的是船上的大副,他是个不信神的人, 我走过去请他把横帆,或主帆的一角放下来, 这些帆本来都已经收上去,为了避免他们和绳索互相拍打。 他粗鲁地回答说:『那有什么好处?』 我告诉他我们已经向神求风, 风立刻就要来了;并且我们那么靠近礁石, 实在不可以再耽延, 他一脸鄙视,咒骂了一声,说他宁愿看见风而不是听说。 然而就在他说话的时候,我随着他的视线,往上望向小帆, 可以肯定,那最高的帆已经开始在微风中颤动。 我喊着说:『风不是来了吗?看那小帆!』 他一再坚持:『才不是呢!那只是猫爪(一种瞬间的微风)。』 我大嚷:『不管是不是猫爪,求你快放下主帆, 好叫我们可以利用这些风!』

这次,他可没有耽延,立刻就做了。 不一会儿,船长听见甲板上人声吵杂,就从船舱出来看个究竟, 风果真来了!不到几分钟我们已是以 每小时六丶七十海哩的速度,破浪前进。 虽然风势或起或止,但在经过比鲁岛之前,断断续续还是有风。 在我抵达中国前,神藉此鼓励我,叫我将一切需要带到他跟前, 并且信赖他必因主耶稣名的缘故,作我随时、紧急的援手。”

我读这段是因为我说过,我们心里都知道, 一群基督徒一起祷告是有益处的, 我的意思是,这是千真万确的, 有的时候有事情发生,人们向各处发出代祷的要求, 我指的是,他知道,他没有独自去祷告, 他要求那里的每一位基督徒,而且你注意到了吗? 他特别强调“同心”, 他们同心祷告。 我之所以提出这个,是因为我知道我们都有同感, 这样是有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