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伯詹宁的葬礼−在基督里,死了就有益处

话题:
类别: 完整讲道, Video

面对死亡与永恒的这一刻,我唯一确切的盼望,是基督−那坚固的磐石;耶稣将以大能降临,唤醒睡去的选民;因此,前进吧,信徒!向着以马内利之地,将不再有哭泣。−鲍伯詹宁


我代表詹宁的家人, 谢谢各位的爱心与支持, 在这沈重的时刻扶持我们; 很高兴看到在座的各位。 鲍伯的心愿是,让这成为一个敬拜的聚会, 而不是丧葬的聚会;我们都认识鲍伯, 所以我们一点也不惊讶,不是吗? 鲍伯一生全心爱主, 一直到终了,都尽力服事主, 我们为此感恩; 现在我想请雷赫贵到前面来, 带我们做祷告,开始这聚会。 雷赫贵, 让我们一起祷告。

天上的神,我们赞美你,赞美你,你是我们的神, 赞美你,你是施行拯救的神, 谢谢你开了一条赦罪之道, 谢谢你赐下你的独生爱子,流出宝血; 主,我们聚在这里, 纪念这位亲爱的弟兄丶亲爱的牧师, 他对我们的意义,让我们既感恩又深感亏欠, 因他为我们所做的一切; 主啊,他今天已回到你怀中,我们为此感恩, 他已亲眼看见所相信的,他的苦难也已结束, 他的痛苦不再,他脱离了残馀的罪, 他的灵魂已经成为完美, 主,感谢你把他带进天堂,看见你的荣耀; 感谢你,因为死被吞灭了, 死没有权势,毒钩也不在了,都因为主的宝血; 感谢你,因为在主眼中, 看圣民之死极为宝贵。

我们感谢你,为他的一生丶他的敬虔丶 为他与神同行丶为他的爱与服事; 感谢你,因为他曾一心寻求你; 感谢你,因为他是合神心意的人; 感谢你,为你所赐给他的, 每一个圣洁的心思意念; 感谢你,因为他打了美好的仗,直到末了, 对付罪,为信心争战; 主,感谢你,为他的友谊丶 他的恩慈丶为他给人的每一个帮助, 为他所分享的饮食丶为他每一句造就人的话, 为他每一次给人的安慰; 感谢你,为他所说的,每一句警醒人的话; 感谢你,为他的每一个笑容, 为他的每一次挥手; 感谢你,为他温暖的问候; 感谢你,为他热诚的爱与关怀, 对我们在座的许多人,他是真正的朋友; 感谢你,为他的事工丶他在教会的领导, 他管理完善丶又致力于教导, 配得我们双重的敬重。

感谢主,让他多年前来到西大利亚, 为他的羊群舍命,为你的羊群; 感谢你,为他在每一个苦难中的坚定, 为他在每一个羞辱中的忍耐; 感谢你,为他对你话语的热爱与知识, 基督的话是那样丰丰富富的住在他里面; 感谢你,为他的自律丶他的教导, 他不辞辛劳的在这些事上坚持到底; 感谢你,为他传讲福音的胆量, 传讲福音,在街头也是如此, 感谢你,主,为他忠于整本圣经的教导, 在每个主日,谨慎丶透彻的教导神的话。

我们为他的祷告生活感谢, 他忠心为圣徒们代求, 为人的灵魂祈求; 感谢你,为他近年来与克林的同工, 为他所拯救的灵魂,为所加给我们的人; 感谢你,为他满有喜乐的丰盛生命; 主,感谢你,为他的劝告丶他的每一句智慧的话, 感谢你,为他对公义的关切。

父啊,我们为他的家人称谢你, 感谢你,为你够用的恩典, 为太莉和他的儿女们, 在经历这一切时的美好见证, 我们祈求丶感谢你,为太莉,鲍伯的好配偶, 也许只是读一本书丶提供意见丶 为大家备餐丶或接待众人, 或每周的敬虔榜样, 为她和儿女们献上感恩; 父啊,我们祈求,在要来的日子里, 你做他们黑暗中的光, 做他们软弱中的力量, 永远做他们孤单时的伴侣, 父啊,请你轻声对他们说: “你们可以放心,我常与你们同在。”

父啊!我要特别谢谢你,为这过去25年的光阴, 我们一起祷告丶一起传福音, 一起同工; 父啊,我感谢你,我亏欠你丶亏欠我亲爱的弟兄, 你让我有这样的尊荣丶特权; 父啊!我们为这丧礼向你祈求, 愿你的名得荣耀,愿鲍伯蒙人们纪念, 愿圣徒们的心灵得安慰丶得造就, 愿在座还不认识你的人, 能认识你的爱子,因而蒙救赎; 感谢你,奉你爱子宝贵的名求, 阿们!

请汤姆詹宁。

鲍伯要我颂读这程序单上的诗, 当我追忆与我哥哥共度的时光, 不免想起我们的大学年代, 他后来上了爱荷华州立大学, 就是我认识主基督的时候, 我们在爱荷华州东北部长大,并不清楚福音, 那时候我们对那些事所知不多, 当我听到福音,我的心被震撼, 从那天开始,我的生命就被改变了, 当时我知道我的哥哥还不认识主, 我知道,如果我不认识,他也不, 所以我去艾姆斯,爱荷华州立大学所在,去和他分享, 去告诉他改变我生命的事, 和我的生命如何被转变。

我回想从那天起的这四十多年, 我一直都知道,我哥哥忠心事奉主, 他“硬着脸面好像坚石”,(以赛亚50:7) 从那天开始,每天都坚定爱主, 对我而言,是真正的喜乐。 当我们为曾在这世上的一个生命画上句号时, 我们知道凡事都会过去, 在世上的时日短少, 然而,我们活过的每一天若是在主里, 就都充满喜乐,并且完全, 那就是鲍伯的故事。 我们一起度过快乐的童年, 我们有许多美好的丶共同拥有的往事; 鲍伯以他的散文着名, 我相信西大利亚城的编辑很清楚, 我想他住在这里的二十多年, 应该写过超过两百篇的散文丶 或信件给当地编辑,具挑战性, 愿这城市明白,也信靠主; 我为此欢喜。

他的诗比较不为人知, 然而,当他要表达心灵深处的情感时, 他作诗, 我要颂读的是他在两年前所写的, 与你们分享他的内心:

这绝症让人有机会深深思考, 思考过去丶现在丶和在前面等着我的, 显然我生命已到尽头,我只是秋叶一片, 六十三年的岁月,竟是如此短暂, 我的父亲只是一位贫寒的农人, 但他一定有某种魅力,吸引了我作护士的母亲, 我在爱荷华东北,山坡草原间的乡村长大, 艾灵顿的村落给我满盈的友情 和可爱的友人。

在爱荷华大学两年后, 往伊利诺大学主修农业, 在那儿,我内心的真相毕露, 我真正主修的,不过是罪丶与不断堕落, 年,迷惘生命的意义,又厌倦一切, 我的弟弟来访, 寻乐去?不!他说:”我已找到了主。” 我们打开圣经, 答案是那样可靠丶真实丶伟大, 怎会如此?因为是向自己死,向神活, 荣耀他的圣名; 耶稣说,你务要重生,做个新造的人。 这是一个生命的奇迹, 神这样来到,吸引我丶征服我丶爱我丶救我, 我将我的心献给了他, 这好信息何其美!耶稣为罪人死, 在那古旧的十架上, 我信他的死是为偿还我的罪债, 要想自己赚得天堂,只是空谈。

在农产公司的三年, 虽然愉快地到各地去撒种, 我开始感受神呼召我,去撒真理的种子, 我辞去工作,重新出发, 年与太莉结为夫妻, 她是神赐下的伴侣; 也带给了我们最好的朋友:杰瑞里丶贝妮丶 詹葛立丶方芝苓丶和亦方; 我最蒙福的时候,莫过于传讲圣经的年日丶 并牧养神所心爱的羊群, 如今面对死亡与永恒, 我唯一确切的盼望,是基督−那坚固的磐石, 耶稣必在大能中降临, 他将唤醒睡去的选民, 前进吧,信徒,向着以马内利之地, 将不再有哭泣; 这就是我的故事, 我要去我的救主那里,我永远的家, 但这也是神的故事, 因为他称那被救赎的为己有。

再过两个星期,美国各地的人 就要与家人团聚庆祝感恩节, 这节庆总是最快乐的时光, 大家相聚丶宴乐, 我们都期盼这样的时光, 然而今天,我们的家人丶朋友相聚, 却为了不同的原因, 不是宴乐的时光,而是忧伤, 不是欢笑,而是哭泣, 我们不期待这样的聚会, 我们想避免这样的时光,也的确应该如此, 但正因为如此, 我要分享一段奇妙的经文, 在传道书第7章第2节, “往遭丧的家去,强如往宴乐的家去。” 来这样的场合, 强如去感恩节的欢宴, 这难道不奇妙吗?怎么会这样呢? 去一个丧家, 怎么会强过参加感恩节欢宴呢? 强在哪里呢? 答案在下半句。

他说:“往遭丧的家去, 强如往宴乐的家去; 因为死是众人的结局, 活人也必将这事放在心上。” 这样,到一个丧家的聚会 比去欢宴之家好,因为死是众人的结局, 活人也必将这事放在心上。” 换句话说,在这样的场合, 我们有机会, 思考一些我们平常不放在心上丶 也不想放在心上的事; 也就是说,亲爱的,死亡是唤醒我们的钟声, 我不知道你今天为什么会来参加, 也不知道你有多熟识鲍伯, 但这是一个唤醒我们的钟声, 唤醒我们在座的每一位, 今天我们在这里有机会… 如果我们有任何机会,慢下脚步, 看看发生在我们生命中的事, 现在就是了,慢下来,面对现实, 多数人不这样做。

我常常参加丧礼,你也一样, 每当丧礼结束,大家聚在外头, 又谈又笑,讨论天气, 或谈论其他事,避开要面对的现实, 那在几分钟前才呈现在他们眼前的现实; 所以,我要讲三个短讲中的第一讲, 这是鲍伯要求我们三个人和大家分享的, 他要求我们这样做,我也乐意; 我上台前应该看看时间的, 今天的这三段短讲,我要以 敲响唤醒的钟声开始, 我知道另外两位弟兄要分享有关 我们在主耶稣基督里的盼望, 但是对还未信主的朋友们, 其实,对基督徒也一样, 我要指出几件我们今天该要“放在心上”的事, 这样的场合,我想至少该让我们思想三件事, 是什么呢?

第一:死是众人的结局。 死是众人的结局,是我刚读到的经文所说的, 他说:“往遭丧的家去, 强如往宴乐的家去;因为死是众人的结局。” 因为死是众人的结局, 只不过再一些时日, 这屋子里的每一位,都要去鲍伯所在的地方, 我们都要在棺材里,等着被埋葬, 我们其实不真的相信这个, 我身为牧师,我也不真的相信, 只是偶而有机会,两三分钟的一瞥, 看见我的确会死亡的事实, 你知道,死亡一定会发生,一定会来到, 你记得耶稣说:“父啊!时候到了。” 那是他上十字架的时候。

我们也会,真的, 我们每一位,那个时候都会到, 时候将到,是我死的时候, 不是别人, 不过再几个「你好」丶「再见」,就会结束了; 雅各说:“你们的生命是什么呢? 你们原来是一片云雾,出现少时就不见了。” 就像在冬天,你呼出的那口雾气, 一下就不见了。 我在大学里的第一堂课上遇见鲍伯, 早上七点半的英文课, 他的姓是J开头,我的是L, 老师要认识我们, 所以她要大家按字母顺序排好, 于是我们站在一起, 四十五年了, 我可以告诉你, 一点都不像已经过了四十五年, 时光飞逝,我现在深深体会,你们有些人也同感, 几年像是几个月,几个月又像是几天, 感觉像这样, 时光飞逝, 人生最有把握的事是「死亡」, 这岂不非常奇妙吗? 一件你绝对有把握的事就是,你一定会死, 不偏袒丶没有例外,人人都有一死, 百分之百绝对的把握, 死亡临到年老的丶年轻的, 临到最坏的人丶最好的人, 临到高文化的人丶普通一般人, 无论今天你是什么人,你都会死, 你都会死, 很快就会发生, 所以,让我问你,你愿意把这事放在心上吗? 你愿意把这事放在心上吗? 圣经说人人都有一死, 死后且有审判, 所以,问题是,如果就在今天呢? 我们是否准备好面对一位完全圣洁的神, 面对他的审判?

我在教会中长大,但是一点也不认识主, 我那时不是基督徒,我以为当我们死后, 会有这把大秤, 若我们的善行,比我们的恶行重, 就没有问题; 哦,是会有一种秤, 问题是,秤的不是你的善行与恶行, 而是一边是你,另一边主耶稣基督, 如果秤出来的结果,你不与他一模一样, 如果你没有与他一模一样的义,你就要灭亡, 你一定要有与基督一模一样的义,才能得救。

今天在这里的,没有一位… 想想…没有一位能免, 每一位都要死, 但是,没有一位需要下地狱, 你可以拥有基督的义,加在你的账目上, 你可以被完全洗净,成为洁净丶公义, 如果你从罪和自私中悔改, 离开恶道,信靠主耶稣, 神在以西结书中说: “你们何必死亡呢?你们何必死亡呢?” 你可以有永生,何必自取死亡呢? 死是众人的结局。

第二:生命无常, 今天我们该学到这点,生命无常; 我记得约两年以前, 我们万万都没有想到, 鲍伯会比我们所有的人都早走, 不是我们想像到的, 忽然之间,事情都改变了, 生命无常, 明天如何,我们不知道, 我们当中每个人,都有可能 今天还在这儿,明天就不见了, 不是悲观,也不是吓乎你,是实情, 不要为明日自夸, 因为一日要生何事,你尚且不能知道。 雅各又说:“你们只当说:主若愿意, 我们就可以活着,也可以做这事,或做那事。” 一瞬之间,什么事都可以改变。

几个星期前我正想, 我曾在各处传讲有关神护理万事的信息, 让我记起我祖父曾告诉过我的一个故事, 关于西大利亚的两个人, 两兄弟,在一个暴风雨里, 其中一个下了马,往屋子里跑, 被闪电击中,当场死亡, 另外一个,骑上马,穿过黑水溪, 要去通知家人,他下了马, 要跑进屋里,也被闪电击中, 就死在往屋子的路上, 这是真实的, 不是常见的事,但的确发生了, 生命无常, 转瞬之间,凡事都可改变, 这样的事实,应该让我们颤惊。

几天前我们才谈到罪的严重, 我想起这则新闻,但我没找到出处, 我曾读到,华盛顿纪念碑的顶端, 虽然看来是尖的, 上面其实有个9英寸平方的地方, 你可以想像,如果有人用直升机把你吊上去, 要把你放在华盛顿纪念碑 顶端上的那9英寸大小的地方, 你不可能打瞌睡。

但是,你要知道,那种可怕与危险,远远不如 一个不认识主的人, 他处境的可怕与危险, 这是实情! 不是想像出来的,是真实的。 我听过一个农夫的故事,他们坐下用餐, 有一个朋友在座, 那个农夫说:等一下, 我们要先祷告,为这食物感谢神, 他说,这食物是我赚来的, 我辛勤工作赚来的, 我们不必祷告感谢神,是我赚来的。 这样的自大,你能想像吗?

在旧约里有一位王, 曾经被重重惩罚, 一只手指头在墙上出现,写下, “你被称在天平里,显出你的亏欠。” 神说:“我已经数算你国的年日,到此完毕。” 这是为了王所犯下的哪一件罪呢? 并不是他全部的暴行, 我相信有许多是神要惩罚的,但这里指的是哪一件呢? 他说:“你没有将荣耀归与那手中有你气息, 管理你一切行动的神。” 神,手中有你气息,你一切行动, 那位农夫不愿为他的食物,将荣耀归与神, 他的气息丶行动在神手中,他却拒绝荣耀他, 神只需要把他的手收回,你就结束了, 让我问你一个问题,你有用你的生命荣耀神吗? 鲍伯用了他的生命荣耀了神, 生命无常。

最后一件我们应该学到的事是, 这是一个反常的世界, 亲爱的,这种情形不是正常的, 人会死亡,不是正常的, 人会腐烂丶骨会朽坏,这不是正常的, 人走了, 这些事都不是正常的, 这个世界原本不是这样的, 圣经说,我们活在一个堕落丶不正常的世界, 死亡丶疾病丶泪水丶 悲剧丶战争丶邪恶,本不该如此! 有一句奇妙的经文,圣经里最短的经文, “耶稣哭了。” 之所以奇妙,是因为他当时在拉撒路的坟前, 他正要叫拉撒路从死里复活, 他却哭了,为什么哭呢? 我认为,他哭是因为感受到那极大的痛苦丶罪丶 世界的破碎丶凄惨。

亲爱的,这些都不正常, 不是正常的, 罪丶死亡丶朽坏丶战争丶邪恶,都不是正常的; 我要强调的是,在别的哲学系统没有这样的教导, 只有基督信仰, 在其他任何哲学系统里, 都预设这个世界是正常的, 然后试图解释, 你这样是行不通的, 以世界的现况,是无法解释的; 根据神的话,这世界原来并不是这样的, 神的创造都是好的,但是人犯了罪, 人背叛远离神, 神在愤怒下离弃人, 公义的审判就临到了这世界。

世界不再是它该有的样子, 而且,情况只会越来越糟, 主耶稣说将有打仗和打仗的风声, 多处必有饥荒丶地震。 我认识一位女士,她的儿子埋怨神,说: “如果真有神,他为什么允许这些事发生?” 她说:“儿啊,根据圣经,情况还会更糟。” 情况会更糟, 到末了,会有火湖, 圣经还提到无底洞, 地的深处, 你知道地的深处吗?没有底的, 这世界不是正常的。

但是耶稣来,复兴了万事, 让属他的子民成为新造的人, 对属他的人,应许了 新天新地, 让我读几段经文做结束, 启示录21章3到6节: “我听见有大声音从宝座出来说: 看哪,神的帐幕在人间。 他要与人同住, 他们要作他的子民。神要亲自 与他们同在,作他们的神。 神要擦去他们一切的眼泪; 不再有死亡, 也不再有悲哀丶哭号丶疼痛, 因为以前的事都过去了。 坐宝座的说:看哪,我将一切都更新了! 又说:你要写上,因这些话是可信的,是真实的。 他又对我说:都成了! 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我是初,我是终。” 并且,听! “我要将生命泉的水 白白赐给那口渴的人喝。” 想想,何等的应许啊! 对那些认清自己的失落丶饥渴, 干凅丶贫乏,而来投靠他的人是多大的盼望啊!

当我想到这一切已经过去的事, 和鲍伯的死,这些经文更震撼我, 耶稣从死里复活的事实, 他从死里复活, 不是一则小故事带给我们温馨的感觉, 我们谈的是空坟墓, 基督已经复活,成了那睡了之人初熟的果子, 让我们可以有确切丶真实丶活泼的盼望, 因为基督从死里复活, 一切都要被更新, 一切的混乱要被归正,阿们。

我坐在那儿时心想, 所有认识鲍伯的人都会同意, 认识了他,现在哀吊他, 比起从没有机会认识他丶哀吊他要好,不是吗? 我只认识他九年, 九年前,大约这个时候, 我第一次认识他,是在罗马尼亚的首都,布加勒斯特。 罗大林告诉我, 找那位看起来像亚伯拉罕・林肯的, 一点也不错; 我只认识他九年, 神祝福我们,让我们成为亲密的朋友, 我越认识他就越发现, 大概每个认识他的人 都会把他当作亲密的朋友, 他就是那种人, 我爱鲍伯,我知道我的生命不会一样, 我的生命不会一样,如果不曾认识他, 我的生命不会一样,如果没有他的影响。

我要读一段很熟悉的经文, 帖撒罗尼迦前书,帖撒罗尼迦前书4章13节, “论到睡了的人,我们不愿意弟兄们不知道, 恐怕你们忧伤, 像那些没有指望的人一样。” 就在几星期之前,我不记得是 鲍伯打电话给我,还是我打给他, 他一如往常地说:“你有时间吗?” 好像是我忙到没有时间接他的电话似的, 然而我想,那可能是我最后一次 在这世上和他谈话了, “鲍伯,我有的是时间。” 我们谈话时,他是那样充满喜乐, 我说:“鲍伯,我们虽不像没有指望的人那样难过, 但是我们的确难过。” 我说:“你知到吗,鲍伯?以后当我拿出手机, 按B和O… 你的号码显示, 但是你将不在另一端了。”

这是事实, 尽管时间飞逝, 我们在世上剩下的日子里,都将思念鲍伯, 都将忧伤, 他对我们生命的影响力,将不再那么直接了, 对他的思念,却是永远的。 使徒说:“论到睡了的人,我们不愿意弟兄们不知道。” 这种说法岂不很有趣? 不只在这里, 但以理也这样说, 他说:“睡在尘埃中的”, 还有,耶稣说拉撒路是睡着了, 保罗也一再用同样的词, 在整本使徒行传里。

睡了。 你知道,我信主前从没有这样说过, 在我生命的前25年里从未听过, 也许你们当中的年轻人,在教会长大, 既使你还没有真正认主,也熟悉这个说法, 但那是我以前完全陌生的。 对一个失落的人而言,人死亡, 你说死亡,他们死了, 圣经里也有这样的用词, “在耶和华眼中,看圣民之死极为宝贵。” 是有这用词的, 但是,当我成为基督徒之后,我发现, 忽然间,提到某个人… 我没有太多机会, 在我22年的基督徒生命中, 这是第一次,一位亲密的朋友死亡, 然而,身为基督徒, 我想我们越来越不愿用那个词, 说他死了,死亡, 为什么?因为耶稣来,他说: “人若遵守我的道,就永远不见死。”

耶稣在约翰福音第6章说到,他是生命的粮, 他说吃这粮的人就永远活着; 他对马大说话时,用的不也是同样的说法? 凡活着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 他们不至于死丶不死, 鲍伯没有死! 这是我确定的, 如果有什么是我们能确定的, 那就是,他没有死, 死的用词,睡了的用词, 基本上都是, 如保罗说的:朽坏的丶软弱的丶羞辱的, 鲍伯不要我们当他在那个箱子里, 为什么?因为那是羞辱的, 没有荣光,是软弱的, 那只不过是子粒。

鲍伯活着!他活着!那是我们的盼望! 基督的血岂不宝贵? 这样一位好友的死,让我们面对这事, 然而我发现,也许我们需要在用词上更进一步, 这死亡的用词, 我未得救之前只知道这个, 我记得当我姑妈死的时候, 我们都是天主徒, 她死的时候我很伤心, 我哭得很绝望,没有盼望, 有几次我哭得失控, 我不为鲍伯这样哭,因为我的看法不一样了, 因为我知道鲍伯在哪里, 我有盼望,他有盼望, 詹姆告诉我,鲍伯去世的前一天晚上, 詹姆很有把握的告诉我,他没有惧怕, 他当然没有惧怕,他有盼望, 那基督的宝血! 当我还是天主徒时,我的姑妈死于癌症,我没有盼望, 没有盼望, 但是,鲍伯带着盼望而死。

但是,有一件事, 从「死」这个词,到「睡了」这个词, 也许圣经还给了我们别的看法, 就是大卫在诗篇17篇说的, 这也是你们许多人熟悉的, “至于我,我必在…”,诗篇17篇15节, 大卫说:“至于我,我必在义中见你的面;” 这不是说他自己是义的, 大卫说的是,我在义之中,我将是义的, 而我将见你的面, 他说:“我醒了的时候, 得见你的形像就心满意足了。” 我不认为这里说的是, 大卫有基督的形象,虽然那也是真的, 这里的“形象”,似乎是说… 说的是相貌, 他看见神的形象,那形象在他的面前, 他说:“我醒了的时候”, 我们从「死」一词,到「睡了」一词, 如果看得更正确一点,该是“我醒了的时候”。

我指的是,鲍伯醒了! 你看这经文,似乎我们才是那睡了的! 他是醒着的! 你知道好比什么吗?我早上醒来时, 想到这个, 你知道的,在你忽然醒过来时, 你想到过鲍伯吗? 周二早上,他躺在那儿, 不省人事,也许半昏迷, 也许他还听得见,我不知道, 但是没有反应, 还有心跳, 你可以想像那天中午以前所发生的事吗? 有一刻,鲍伯忽然醒了起来, 有一刻,当天上的光 进入黑暗, 在那一刻,他听见一个声音丶或许是一个音符丶 或是光,光照他的灵魂。

我读过有关一个临死的女人, 她说:“我看见主,我看见主,都是光!” 在那一刻,那光突然照在鲍伯的灵魂, 那声音突然呼喊他, 他的苦痛突然被移走, 他的罪身突然被剥离, 我的意思是,有感觉,第六感, 身体以外的感官,开始听见丶看见, 今生的旅程结束了,结束了, 他看见了主的面, 是我不能去的地方, 鲍伯在那里, 而我们不知道, 我们不知道像什么, 那些千年永浴在神荣光里的圣徒, 无法用我们能了解的言语形容, 突然之间,他到了那里, 我们无法了解,但是发生了,他不在了, 他打过那美好的仗,结束了。

注意这经文的开头,“至于我”, 为什么呢?因为有个比较, 在这之前,他谈的是属世界的人, 那些只有今生福份的人, 而“至于我”,他的份不在今生, 他的份不在这里, 你知道吗?当你到了这时刻, 而你的份只在今生,你确实死了, 你就死了,全部没有了,全被拿走了, 你为今生而活丶为健康而活, 为金钱而活丶你活着为享受今生, 今生的物质丶今生的享乐, 当你到这棺材里,你死了,就结束了。

然而,大卫和鲍伯的份不在这里, 他们的份不在这里, 他们为别的活,现在他们得到了, 正如鲍伯不久前在我们当中时所说:“你们也离死不远!” 不错,我们也很快朝那方向去。

什么是你的份,或说, 什么是你最想望的两件事? “在义中”,你可以想像鲍伯吗? 他第一次在义中,见到主的面, 所有曾经是看不清的, 曾经是彷佛对着镜子观看丶糢糊不清的, 都不在了, 正如那位临死的丶主里的姐妹所说: “我看见他了,看见他了,都是光!” 所有的黑暗,帕子都移去了, 他看见了, 你不想看鲍伯现在看见的吗? 我们忧伤,为我们失去的, 不是因为他失去了什么, 他什么都没有失去,他得到了所有! 他的份,不是今生的。

如果只有我们所认为的死亡,就是可怕的, 是未知,仍然有未知, 哦!却是荣耀的! 大卫在这经文里说的,岂不在你心中引起回响? “至于我”!你可以这样说吗?基督徒?“至于我”, 我们与那些只在今生有份的人不同, 至于我,我要那「义」,和他永恒的面, 那是我们的盼望,鲍伯的盼望,我们是有盼望的, 我们不像绝望的人那样悲伤, 哦!我们有盼望, 基督的宝血所说的就是:盼望, 阿们!

使徒约翰在启示录14章13节说: “我听见从天上有声音说:你要写下: 从今以后,在主里面而死的人有福了! 圣灵说:是的,他们息了自己的劳苦, 做工的果效也随着他们。”

星期二,西大利亚的一盏发光的明灯熄灭了, 将近三十年的时间,他照亮这个地方。

下面这几分钟, 很荣幸的,我要谈谈鲍伯弟兄值得被尊敬的生平; 神透过鲍伯詹宁,给了我们所有的人一个奇妙的礼物, 他的一生丶他遗留的丶他的离世; 我们尊敬丶追思这样的生命,是应该的; 保罗对他的同工也这样, 他看重藉他们而来的恩典, 他说:“以巴弗提,他是我的兄弟,与我一同做工,一同当兵。” 他说:“所亲爱丶忠心事奉主的兄弟推基古,” 彼得说:“忠心的兄弟西拉”,亲密的关系。

保罗华许这星期说: “鲍伯是我所遇见过,最有基督样式的人。” 今天早上,当康莫瑞被问到, 有没有他想要表达的? 他想了一下,唯一能说的是: “鲍伯詹宁,是我所认识最敬虔丶真诚的基督徒。”

这些都是对鲍伯的形容, 整个星期,我只觉得,很难相信他真的走了, 他怎么就从我们中间被带走了, 对家庭而言,没有比他再好的丈夫丶父亲, 是人人爱戴的牧师,天生的传道人, 真挚的朋友,人人的好榜样, 到星期二为止…如今他在那些“如云的见证人”中间, 他们的生命丶信心正鼓舞着我们, 如今他在他们中间。

他的生命完全在神的护理之下被塑造, 加上基督的怜悯; 他喜欢谈到当年汤姆到大学里去看他, 基本上鲍伯说:“我们去疯一下吧!” 汤姆勇敢的说:“不,那些事已经过去,我认基督了。” 神使用了汤姆,把鲍伯带到基督里, 所起的涟漪效应,谁能测量? 他早期的基督徒生命,深深地受到 神所派遣来丶许多敬虔生命的塑造, 约翰与维琴别斯丶朱威勒丶康莫瑞, 麦基丶查理丶与迪克,后来成了他的助理牧师; 他的圣经学院是在苏氏农场的沙石车上, 在那里,他祈祷丶学习神的话, 不断被神教导, 爱荷华州之后,他和麦基在加拿大一阵子, 祈祷,传福音, 后来到了客克村,与迪克丶查理同工, 在教会为福音劳力,直到1983年, 我记得太莉坐在他们客克村的家里, 鲍伯说:“弟兄,我们去西大利亚如何!” 被呼召丶差派,到了西大利亚, 他说:“我们去西大利亚如何!” 这样,三十年过去了, 我们有了一个宣讲福音的教会。 今天独一无二的鲍伯,是神所塑造的, 你读到丶谈到许多历代信心伟人的事, 麦克世丶毕大卫丶艾略特, 依我看,他们与鲍伯一样, 他与这些信心伟人并肩站立, 他的一生是封活的书信,为世人所知, 他的生命满有芬芳的香气, 神透过鲍伯詹宁给我们的,是何等的礼物啊!

他的一生,并他所遗留下来的, 想想他所遗留给我们的, 遗留给太莉丶杰瑞丶贝妮丶查克, 和一凡丶依林,及孙儿女们; 留给西大利亚教会的, 和所有认识他的基督徒, 他所遗留的实在宝贵; 这西大利亚城, 汤姆,我想他写给编辑的信,约有三百封, 在这三十年之间, 在大审判的日子, 所多玛要受的比西大利亚还容易呢, 因为曾有这样一位先知在你们中间三十年, 何等的遗产。

他当跑的路,跑得多好,多么喜乐地跑完了, 他当尽的责,多么忠诚的尽了, 他一生在信徒与非信徒之中出出入入,是多么圣洁, 他何其丰富的见证了像基督那样的谦卑丶伟大! 他那样的祈祷丶传道丶牧养! 他那样造就人丶鼓舞人! 全心接待人,他爱正直人, 爱人的灵魂, 曾有多少人进到詹宁的家, 离开时带着满满的鼓舞, 被激励丶被挑战丶被鼓励, 从詹宁家的生命泉源得到滋润!

神的恩真是不寻常的展现在他的生命中, 认清这点并且这样说,不是英雄崇拜, 而是事实, 鲍伯和他的事工,让许多人受到极大地冲击, 是他所不知的, 许多人没有机会告诉他,所以他不知道, 他的遗产既丰富又深远, 留下巨大的成果。

他的生命丶他所遗留的,不仅如此,还有他的离世, 在新约里,约翰记载彼得的离世,他说: “耶稣说这话是指着彼得要怎样死,荣耀神。” 这也是鲍伯詹宁的死,荣耀了神, 神对于他仆人的死法,千变万化, 摩西120岁死时还很强壮,艾略特被茅刺死,才28岁, 雷欧纳瑞文希尔87岁时死于中风, 麦克劳,癌症,74岁,钟马田,癌症,81岁, 鲍伯詹宁,癌症,63岁。

他的离世,这是圣经用词的一种, “情愿离世与基督同在,因为这是好得无比的。” 圣经称为“世人必走的路”, 如提姆提到的,“睡去”和“醒了的时候”, 是“丰丰富富的得以进入”, 在耶和华眼中,看圣民之死极为宝贵, 但是,常常在我们眼中却不是, 我们想要的和基督要的,在这事上有冲突。

我记得当初听到鲍伯得癌症的消息时, 我祷告一阵子,我说:“主啊! 他比我结了更多的果子, 比我更被需要, 让我得这癌症,代替他死,好吗? 让他活。” 还有多少人过去这两年半为他祷告, “主啊!让他留在这里,再多留一会儿。” 然而,我们要的和基督要的有冲突, 在他要鲍伯离世的时间上有冲突。

司布真谈过为何义人在教会 似乎还需要他们的时候被接走, 司布真说:“死亡啊! 为什么碰那茂盛的树木呢? 为什么取走世上的精英呢? 若真要砍,为何不砍那不结果子的树呢? 为何砍下敬虔的黎巴嫩香柏树呢? 然而,死亡击杀那最好的丶最丰盛的丶 恒切祷告的丶和最敬虔的; 每一位信徒离世往天堂去, 是基督为他们的祷告蒙应允,让他们与他同在。

当亲爱的圣徒离世,我们不愿意, 但总是有那一天,不是吗? 那天总会来到,日子结束,旅程终了, 基督要他们回家; 他祈求:“父啊,我在哪里, 愿你所赐给我的人也同我在那里。” 我们愿鲍伯与我们同在, 基督却要他往他那儿去。

问题不是“主,你为什么现在就把鲍伯詹宁接走?” 而是要了解丶认清, 神藉着鲍伯詹宁所带给我们的,是何等大的礼物, 这样的人不多见, 像麦克劳丶雷欧纳丶鲍伯詹宁这样人。

我们会想念,想念他的每一点, 过去这两年来,我无时无刻 不心系西大利亚,祈求着, 而在过去这两年里, 他让我们看见如何以信心面对死亡, 以勇气丶爱丶舍己来预备面对, 他总是以身作则,直到最后一刻, 他领先到了天家, 这句提姆所引用的经文, 这个星期二鲍伯已经经历到了, “我必在义中见你的面;我醒了的时候, 得见你的形像就心满意足了。” 鲍伯已在星期二经历到了,现在, 他等着你我将来到他所在之处。

你知道今天他会向我们说什么吗? 他会说:亲爱的,寻求基督,抓紧他,向着标竿直跑, 打那美好的仗,坚持到底, 紧紧抓住永生。” 这是他的一生丶他遗留给我们的, 这是他一生所说的,直到临终,阿们!

现在我们要让大家有机会上来, 简单分享鲍伯如何影响他们的生命, 或其它类似的事, 你可以举手,我会把麦克风拿过去, 如果有人愿意分享。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威劳认识鲍伯… 因为汤姆的分享,鲍伯跟从了基督, 如果我记得不错的话,这是先后次序, 汤姆邀约鲍伯去参加, 在爱荷华州的埠城举行的领航员讲习会, 威劳也在那儿, 据我所知,威劳是在那时候认识鲍伯的, 汤姆和另外一个人, 有事离开座位, 剩下鲍伯和威劳, 鲍伯说:“我真不知道我怎么会到这里来, 我的朋友都在爱荷华大学, 真不知道我在这里做什么!” 威劳说:“神给我这句话: 摩西宁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 也不愿暂时享受罪中之乐。” 鲍伯听了觉得舒服一点, 神似乎也将这话烙印在他心里。

所以我们今天有这荣幸见证这些, 就如汤姆说的,他硬着脸面好像坚石,面向十字架, 与基督一起,死在十字架上, 我们都看见了他的生命见证, 并且,这会是鲍伯要我们做的, 如果我们能从这见证学到些什么, 那就是,让神的话扎我们的心, 让我们都“硬着脸面好像坚石”, 和神的子民一起受苦, 丢弃这世界,它什么都不值, 我们为鲍伯献上感恩,没有比他更谦卑的人了, 我自觉像是提摩太看保罗,像以利沙看以利亚, 他是个伟大的丶非凡的弟兄, 谢谢。

我要说的是,我满心感恩, 鲍伯牧养安木教会这些年, 我钟爱的妻子在那儿的时日,他对她以及她的家人, 有极大地影响, 我必须说,他是现代的好榜样, 他打了那美好的仗,直到末了, 当我们的时间到的时候,我们要记住他, 他实在是个好榜样, 我想不出任何人像他一样,打这美好的仗, 他正如保罗在新约里说的一样, 我觉得我们都该效法他, 尤其是在我们生命结束时。

鲍伯是我认识最久的朋友,现在要算是汤姆了, 我们一起长大,我们的父母是朋友, 我们一起上小学丶中学, 我要谈谈那段时间, 大多数人认识的鲍伯是一位牧师, 我所认识的则是一位亲密的朋友, 我对鲍伯最早的儿时记忆是,他用滑板拖着我, 我还有那张照片, 也能找到拍那张照片的地点, 之后,鲍伯在小学丶中学都是领导人物, 他曾是毕业班代表。

他有一面是大多数人不知道的, 他也是班上的逗笑人物,他没办法不那样, 他天生就逗笑,常叫我们笑破肚皮, 他没办法不那样,一直到高中都是如此, 而且,大学的前两年, 他能在高速下把18呎长的车,停进19英尺的停车位, 我不明白怎么有人办得到, 但我亲眼看过他那样做。

如果你在1969年告诉我鲍伯会结婚丶 生五个小孩丶成为教会牧师, 又有今天各位为他做的各种见证, 我绝不会相信, 然而那时候,我还不认识神重生人的大能。

我看了鲍伯过去与我往返的邮件, 读了其中一些, 我曾向鲍伯表明过,我最大的遗憾, 就是没有早一点认识他; 有一次我听了他的证道,大受冲击, 我上网搜寻这位在密苏里州丶西大利亚的人, 我想可以试试打个电话,找到他, 温暖友善的声音传来, 我们谈了一会儿他的那篇信息, 我向他表达了谢意,他说:“我们该找时间见面。” 我们见了。

我有一个故事要分享,因为当我们提到他, 都以他为牧师丶先知, 我们曾到密苏里州大学,哥伦比亚, 我想查理和莫娜应该也记得这事, 我们在户外布道,当时有一群人 开始唱起歌来, 大概有十一丶二人在我的身后, 我在一圈人的中间讲道, 他们的骚扰声大过我讲道的声音, 他们拉直了嗓门大声唱,而我又没有麦克风, 他们有十一丶二个人。

他们围成一个圈圈,想压过讲道的声音, 这时候冒出来的竟然是鲍伯, 一个癌症缠身的人,我永远记得所发生的事, 我当时站在那儿,使劲的大声讲, 鲍伯直直走进那唱着歌的十二丶三人中间, 他一个个盯着他们看, 我一边讲道一边向他望去, 他一个个指着丶责备他们, 我当时听不见他说什么,但是后来问他, 原来他一个个的指着他们,责备他们干扰丶 企图阻挡神的话被传讲, 我从未忘记那场景,也永远不会忘记, 一位虚弱的癌症病人,靠着神的力量, 站在一群人中间,毫不畏惧人, 我们都知道他的确是这样的人。

他责备他们, 因为鲍伯关切的是神的话被传讲, 对他而言,那是多么宝贵; 我们可以确定的事是,他虽然离世了, 但他仍旧说话, 鲍伯写的许多东西,将继续被阅读, 他的讲道录像,詹姆士他们已确保会继续流传, 人们会不预期听到这些信息, 会像我读到的故事情节一样, 在列王记上下所记载,有关以利沙的事, 他被埋葬在土里了, 已经被埋葬了,一个不知名的人, 被抛在以利沙的坟墓里, 一碰着以利沙的骸骨,那死人就复活了(王下13)。

将来有人会接触到鲍伯詹宁, 他的讲道丶文章丶他说过的话, 愿圣灵祝福, 让鲍伯的那些话丶文章丶讲章, 使人重生,得荣耀的新生命, 鲍伯并没有闭口。

还有没有哪一位? 最近,我整理鲍伯的讲章, 发现他几年前在葬礼里讲道用的稿子, 其中有一行文字震撼了我, 他说人生最重要的事是,预备好面对死亡, 预备好,等时间一到,只需要「死」就可以了; 他的最后两个月,我和我的妻子,也就是鲍伯的女儿, 和他同住, 我告诉你,他只剩下「死」这件事要做, 他的心灵完全预备好了, 信靠耶稣基督所完成的大工, 就只剩下「死」。

最后两个星期,他坐着轮椅, 他毫无气力,我们需要在半夜里起床, 帮助他上洗手间, 在他生命的终点,那是他最大的挑战, 他生命终点的最大挑战是, 如何从轮椅上起来,上洗手间, 只有这点,那是他最大的挑战,因为他的心灵完全准备好了, 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没有恐惧, 对救恩没有怀疑。

在一篇文章中他提到保罗, 保罗对救恩如此有把握,他不说: “但愿如此,我也许得救了丶 我可能得救了丶也许吧,我大概是得救的。” 那不是保罗的态度,使徒保罗没有怀疑丶 他不是推测丶没有模拟两可, 他有万无一失的确据,因为救恩不是因为好行为, 不是因为好的意图, 而是建立在耶稣基督完成的大功, 鲍伯信靠基督, 所以,到终点时,证明他的信心是真实的, 常听到那句话“他在更好的地方”, 几乎成了陈词滥调, 但在鲍伯,却是真的, 只要想到,他现在已经歇了劳苦, 就让我也要快点到终点, 我们都还需要对老我死千万次, 需要不断地在祷告中寻求神, 我们不能放弃,鲍伯没有,一直到终了, 看他死得这么好,实在鼓舞人, 在基督里的信心, 我知道这是鲍伯所祈祷,所愿每个人都拥有的, 没有这个,是极其凄惨的。

我向着标竿直跑,为了认识他, 他盼望见他所认识的主,面对面, 每一位在他里面有盼望的人都这样, 主啊,我要更认识你,现在! 哪里有女人订婚之后, 不想现在,在婚礼以前, 就更认识她的新郎? 哪里有挖金矿的,进了金矿,只满足于第一天所挖到的, 不,他会要更多,而且现在就要。

保罗说:“使我认识基督”, 记住了,我们说向着标竿直跑,从哪里跑? 保罗,你难道不认识基督吗? “哦,认识,但是我要更认识他!” 你没有那复活的大能吗?有,我要更多! 复活的大能,他常讨论这能力, 因为神的国不在乎言语,乃在乎权能。 我也为此劳苦,照着他在我里面运用的大能尽心竭力。 靠这大能胜过罪。

当一架飞机失去动力,就会往下掉, 挡不住地心引力,它会往下, 当动力回来,就能胜过地心引力, 面对罪与私欲也是如此, 对付我们里面的败坏, 靠那复活的大能! 保罗说:这是我需要的!这是我要的! 所以我向着标竿直跑,在此时丶此地, 说“是”的能力,也是说“不”的能力, 让我闭嘴的能力丶不反击的能力, 不在乎冤屈, 控制我的思唯丶想法, 让我早起读经丶祷告的能力。

这岂不是很荒谬吗?我们祈求: “主,不叫我们遇见试探!”之后 却自己置身于试探之中, 保罗,你以什么直奔标竿?什么心志? 我以专一的丶全然向主的心志, 我将万事当作有损的,为要得着基督; 卢瑟福说:“轻看万事,除了基督。” 保罗正是这样, 他说“比起那至宝,万事都如粪土 我将万事当作有损的,为要得着基督;” 不要让任何东西阻挡你。

务要彻底认清,我们还没有到达终点, 还没有回到天上, 我们还有仗要打,竞赛要跑, 我们已经到这地步,不要回头看其他的人, 不要回头张望, 你必定会被牵绊或毁灭, 务要向前看丶向前冲丶向前奔丶向前跑丶专注的跑,跑, 向着标竿,直到末了, 难道你以为,已经看清楚神为你预备的一切了? 记得吗?那些敬虔的人, 如约伯丶但以理,以西结丶使徒约翰, 当神到这些人面前,向他们更丰富的彰显自己, 他们都像死人一般! 我们见到了神多少? 只不过如海滩上的一粒沙, 对于他的道,我们不过沾了一点边而已, 需要向标竿直跑, 需要效法老迦勒的态度, 在他的晚年,他说, “将耶和华那日应许我的这山地给我,我还要更多。”

记住了,弟兄姐妹,神称你为他的子民,不以为耻, 如果你为天上的家乡而活,如果你为天上的城而活, 神被称为你们的神,并不以为耻, 与你认同,收为己有,并且说: “好,你这又良善又忠心的仆人,” 并且,他会说:“我认得你!” 我爱你们,我爱你们, 再见了, 哦,再见了, 不用说再见!我们不久就要见面, 你们不会比我晚多久的!

让我们一起以祷告做结束, 父啊,我们聚在一起为荣耀你丶彰显你丶 敬拜你, 我感谢你,让鲍伯在我生命中45年, 我想起以赛亚所说: “当乌西雅王崩的那年,我见主坐在高高的宝座上。” 我们的父,当这样一位好友离世, 我祈求,愿我们都看见主坐在高高的宝座上。 他的衣裳垂下,遮满圣殿; 我感谢你,天父,让克林来到西大利亚, 和鲍伯相处一段时间, 让克林接续他讲坛的位置; 我们想起约伯的话, 他说:“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 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 又说:“在这一切的事上约伯并不犯罪, 也不以神为愚妄。” 主,愿我们也如此, 在这里,我们要告诉太莉丶 儿女丶孙儿女丶及亲属们,我们也爱他, 主,我感谢你,他给我的那些书, 我感谢你,为他的那些劝勉, 我感谢你,为他的那些指责与纠正, 天父,我想以这句熟悉的诗歌词作结束, 求主厚赐宏恩,壮我微弱之心, 激发热忱! 主曾为我舍己, 我愿深切爱你, 爱心如火燃起,纯洁不熄。 奉基督的名,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