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软弱和愚拙

话题:
类别: 完整讲道, Video

让我们把圣经翻到哥林多前书第一章, 从17节读起。 基督差遣我,原不是为施洗,乃是为传福音, 并不用智慧的言语,免得基督的十字架落了空。 因为十字架的道理,在那灭亡的人为愚拙; 在我们得救的人却为神的大能。 就如经上所记:“我要灭绝智慧人的智慧, 废弃聪明人的聪明。” 智慧人在哪里? 文士在哪里? 这世上的辩士在哪里? 神岂不是叫这世上的智慧变成愚拙吗? 世人凭自己的智慧,既不认识神, 神就乐意用人所当作愚拙的道理 拯救那些信的人,这就是神的智慧了。 犹太人是要神迹,希利尼人是求智慧; 我们却是传钉十字架的基督。 在犹太人为绊脚石,在外邦人为愚拙; 但在那蒙召的,无论是犹太人、希利尼人, 基督总为神的能力,神的智慧。 因神的愚拙总比人智慧, 神的软弱总比人强壮。 弟兄们哪,可见你们蒙召的, 按着肉体有智慧的不多,有能力的不多, 有尊贵的也不多。神却拣选了 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 又拣选了世上软弱的, 叫那强壮的羞愧。 神也拣选了世上卑贱的, 被人厌恶的, 神也拣选了 以及那无有的,为要废掉那有的, 使一切有血气的,在神面前一个也不能自夸。 但你们得在基督耶稣里是本乎神, 神又使他成为我们的智慧、 公义、圣洁、救赎。 如经上所记: “夸口的,当指着主夸口。”

今晚,我想让你们来看第25节经文。 我想来谈一谈神的愚拙 和神的软弱。 愚拙,软弱; 或神的软弱和愚拙。 这些词汇贯通了整段经文。

这个失丧的世界会用一些词汇来描述神, 会使基督徒产生一种正当的畏缩。 上个星期,我听有人说: “楼上的大家伙”,或那一类的话, 这是在亵渎神。 并不是此词的本意, 你听过这些词,还有其它一些我可以提到的词。 你一听到这些词, 就知道说话的人对神没有任何概念。 但这是使徒保罗在谈论神的软弱和愚拙。 若没有这节经文,我站起来告诉你我要来讲神的软弱 或神的愚拙, 你大概会把我从台上赶下去。 但使徒保罗这样说, 难道不奇妙吗? 神的软弱, 神的愚拙。 保罗用这些词到底有何意义?我们又怎能理解呢? 在我们考察这些经文, 以及圣经其它经文时, 我相信我们会开始看到答案。 保罗讲到了神的软弱和神的愚拙。 因为神所使用的方法,信息和传信息的人 会给神自己带来最大的荣耀。 通常都是那些最令人瞧不起,最卑贱, 最底层,最软弱,最愚拙,最平凡的人; 这是在世界的眼中, 有时甚至是在基督徒的眼中。

来看我们刚才读的经文,请注意第23节。 我们是传…… 让我们在此停留:我们是传。 我们这么做已经很软弱,很愚拙了, 因为圣经说人是死的。 他们死在过犯罪恶之中。 你记得在以西结书的那段经文吗? 神把以西结带出去, 将他放在平原中,这平原遍满骸骨。 “他使我从骸骨的四围经过,”以西结说, “谁知在平原的骸骨甚多,而且极其枯干。” 多年前我曾住在堪萨斯州的劳伦斯,有一次, 我去了那里的自然历史博物馆。 那大概是一个星期五的下午。 马上要关门了,只有我一人在那个博物馆里。 那里有剑齿虎的尸骨, 在我经过那里时,能听见我脚步声的回音。 我看到这些骸骨,谁知骸骨甚多,而且极其枯干, 骸骨堆起来如焦油坑一般。 我突然想到,“人子啊,这些骸骨能复活吗?” 我说:“主耶和华啊,你是知道的。” 因为看着这些骸骨互相联络、复活, 会是一个何等大的奇迹啊! 这就是我们所谈论的事,这怎么可能呢? 请注意,当神对以西结说话时,神说了什么? 人子啊,你向这些骸骨发预言,对他们传福音。 你明白我在说什么吗?我们要立刻传福音! 我们要对这些骸骨说话。我们要说, “枯干的骸骨啊,要听耶和华的话!” 每个人都知道这很愚拙。 你可以整天对骸骨说话, 他们听不见,也不会复活。 但以西结遵命,他说:“我遵命说预言。” 有多少次你这么想:“这不会有用的。” 我遵命说预言。正说预言的时候,不料,有响声, 有地震; 骨与骨互相联络。 我观看,见骸骨上有筋,也长了肉, 又有皮遮蔽其上, 只是还没有气息。主对我说: 你要向风发预言。(指圣灵的风, 希腊语和希伯来文都是同一个字)。 “人子啊,你要发预言, 向风发预言说:‘主耶和华如此说: 气息啊,要从四方而来, 吹在这些被杀的人身上,使他们活了。’” 于是,我遵命说预言,气息就进入骸骨, 骸骨便活了,并且站起来,成为极大的军队。 亲爱的,同样的事在教会历史上反复重演。 有人说预言,有人传道, 母亲们讲过一个很古老的故事:耶稣和他的宝血。 学生有学过,同事有听过。 这些软弱又愚拙的福音传单, 神使用这些让人从死里复活。 这很荒谬,这很可笑, 说要让人从死里复活很愚拙。 不仅仅是让死人复活,而且还是枯干的骨头, 那上面的皮都腐朽了。这很愚拙,很荒谬。 然而,这是神所选择的方法。 神选择一个如此软弱可怜的方法,是为了 在他让死人复活时,自己能得到一切的荣耀。 神越是使用软弱的途径,神越会得到更多的荣耀。

神在23节使用愚拙的方法,但这越来越糟。 我们却是传什么?我们却是传钉十字架的基督。 这更是愚拙和软弱。 你能想象吗?你要去罗马帝国, 权力的中心。 想想罗马和它的权力,我一想到罗马, 我想到的就是权力! 他们活在权力之上,他们很残忍,很强盛。 你要去罗马,那是权柄和权力的中心,你要对 罗马人说,你要高声说:“我要对你们传讲一个 犹太人的木匠,他被罗马人 当作犯人钉死在十字架上。 现在,他确实坐在神的右手边, 掌管一切的历史,有一天要统治万国。 他坐在那荣耀的宝座上,要审判万国, 他要把他们分别出来,好像牧羊的 分别绵羊山羊一般,包括罗马帝国。” 你现在可以听到这所引起的嘲笑和奚落吗? 这是保罗传的信息:“我不以福音为耻, 我也要对你们罗马人传福音。” 这就是罗马!

从罗马到雅典,雅典是世界的学术中心。希腊人是哲学家。 保罗去了哪里?保罗站在亚略巴古当中。 当你想到那些希腊人, 你若对哲学有任何了解, 你会知道希腊哲学家 所问的问题至今仍有未解答的。 这些人在今天的课堂里被谈论。 这些人的脑袋全是知识技能。 保罗站在亚略巴古当中,对他们传讲 一个被罗马人钉十字架的犹太人, 他的宝血能洗净希腊人的罪。 这又是愚拙。这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信息。 保罗从雅典走到哥林多, 哥林多是世界的罪恶中心。 大规模的城市,有75万人。 在保罗探访哥林多之前的四百年, 希腊语已经开始用“哥林多”这个词了。 意思是“哥林多化”,指的是 你行事为人跟哥林多人一样。 代表你是一个最放荡,最邪恶, 最堕落的人;你“哥林多化”了。 这是保罗探访哥林多之前的四百年。 那里有七百五十人。 保罗来到哥林多说: 有一个犹太人的木匠死在十字架上, 他的宝血能洁净你的心,洗净你一切的罪恶, 让你成为一个新造的人。 这个消息难道不奇妙吗? 十字架在世界的眼中被看作什么? 使徒们不是在分享他们的哲学, 而是在讲述确实发生的事, 就是他们所听见所看见的。 他们是在讲述他们所听见所看见的故事。 看哪,这些哥林多人从死里复活了。 哥林多有了一个教会。 雷勒诺曾经说:这像是粪堆上的一个婚礼蛋糕。 罗马有了一个教会。

让我继续,你从哥林多走到了 世界的宗教中心——耶路撒冷。 这真是件大事。 你来到耶路撒冷说:好消息!好消息! 弥赛亚已经来了,弥赛亚已经来了。 他们问:他在哪里?我们想看他的大能之举。 在他推翻罗马时,好让我们 加入他推翻罗马的改革运动。 你回答:他真被罗马人钉死在十字架上了。 这难道不奇妙吗? 对一个犹太人来说,这是在亵渎神; 说弥赛亚,这位伟大的救赎者 被他的敌人钉死在十字架上, 不仅如此,每个犹太人都知道: 被挂的人是在神面前受咒诅的。 你告诉我弥赛亚的敌人战胜了他? 而且他还被神咒诅?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消息?这是一位什么样的救主? 这让人讨厌。这是一个绊脚石。

现在,你意识到这里所发生的事了。 总结来说,早期教会所处的环境, 所要面对的是巨大的、不可逾越的文化障碍。 这一小群门徒, 要去抵抗罗马帝国的权力; 学术界的骄傲;希腊人的无知; 耶路撒冷笃信宗教的犹太人; 像哥林多一样邪恶、放荡、堕落的地方。 看看他们那时所处的社会。 他们处在一个不可能的处境。 这一小群人都能聚在一间屋子里。 正如雷勒诺说的: “这像是把一群新生儿留在大峡谷的脚底下。” 这就是早期教会成功的可能性。 神做了什么事呢? 神想出了一个你无法想象的 最让人讨厌、最愚拙的计划。 他想出了一篇让人讨厌的信息。 它让知识分子讨厌,它让宗教人士讨厌, 它让犹太人讨厌,它让所有人讨厌。 神想出了一个愚拙至极的方法。 神在传这篇让人讨厌、愚拙的信息, 而且是在对这些枯干的骨头传讲。 这就是神所做的。

有人说:“福音对知识分子来说太幼稚, 对自义的人来说太冒犯人, 对高尚的人来说太粗莽, 对富有的人来说太低贱, 对罪人来说太圣洁、太纯洁。” 你知道神要去参加一个拳击比赛, 好像神一开始就被绑着。 神说:要蒙我的眼,并把我的双手从后面捆起来。 这就是神所做的。 亲爱的,让我提醒你:这些愚拙 在短短时间内让全世界翻天覆地。 在一百年之内,福音已经传到了英国。 强大的罗马帝国已经消失了,教会却仍被存留。 年长的文斯曾说:现在的人把他们的狗起名叫 尼禄(罗马皇帝),把他们的儿子起名叫保罗。 曾经不是这样。 罗马帝国已经失落了, 福音却拥有前所未有的强盛。 保罗说:“我不以这软弱愚拙的福音为耻,这本是神的大能。” 不仅是一种强大的能力,这是神本身的大能。 神的愚拙确实比人智慧,神的软弱真的比人强壮。 神所使用的方法和信息难道不奇妙吗? 这正是保罗在此所谈论的。

还有别的,不仅如此, 我们所谈论的是软弱和愚拙。 让我们继续看第26节。 “弟兄们哪,可见你们蒙召的,按着肉体有智慧的不多, 有能力的不多,有尊贵的也不多。 神却拣选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 又拣选了世上软弱的,叫那强壮的羞愧。”

他还在说愚拙,他谈论的仍是软弱。 他讲到了智慧,他说到了强壮。 他谈的还是同一个主题。 你问:为什么保罗要谈愚拙和软弱? 他说的是方法,他谈的是信息, 但他也讲到了神借着此信息拯救哪种人。 神拯救软弱并愚拙的人。 这就是神借着此信息所拯救的人。

“又拣选了世上软弱的,”27节,“叫那强壮的羞愧。 神也拣选了世上卑贱的,被人厌恶的,以及那无有的, 为要废掉那有的。” 所以,神拣选了软弱的,愚拙的,卑贱的, 卑劣的,被人厌恶的,以及那无有的。 那就是你! 神正是要使用这些软弱、愚拙、无有的人, 让他们继续去传讲他那软弱又愚拙的信息, 为要废掉全世界强壮、智慧的人, 叫神能得到一切的荣耀。

再说一次,像是神故意在比赛 前把自己的双手从后面捆起来。 他拣选了如此软弱、愚拙的人, 他如何希望能战胜这个世界,肉体和魔鬼? 想想看, 你若是神,你难道不会选择一个比你更好的人吗? 这是愚拙。 雷克巴辛是印度的一名工人, 他建立了四百多个教会。 他说他最好的一名工人来找他, 这人很无知。 这人找他要电灯泡,之后他过来说,电灯泡坏了。 雷克巴辛用插座试了一下,电灯泡是好的。 “可是电灯泡坏了,”雷克巴辛就和他一起去, 想知道电灯泡为什么坏了, 他就到了这人的棚屋里, 这人用绳子把电灯泡挂了起来, 他以为这样就能发光。 神却使用他来拯救人的灵魂。

神故意使用软弱、愚拙的人。 保罗说:“我们是与神同工的”。 你记得吗?“我们是与神同工的。”(哥林多前书3:9) 有一次在我们摆桌子的时候, 这事发生在我的身上。 你知道小孩子喜欢帮忙, 那些真的很小的孩子们。 他们想碰到桌子并帮忙。 这就是所谓的“帮忙”。 你若有力气管住他们,你可以让他们帮忙。 神就是这样。 神如此强壮,能让你在他的 工作上帮忙,仍把工作完成。 这就是我们与神同工的情形。这难道不奇妙吗? 神让你碰着桌子, 你认为你做了什么。

神拣选软弱的。 “神拣选了那无有的,为要废掉那有的。” 这句话一鸣惊人。 神拣选了那无有的。 救赎是神的再造之工! 有一个解经家这样说: “神把一文不值的人变为讨他喜悦的人。” 施洗约翰说, “不要说:‘有亚伯拉罕为我们的祖宗。’ 神能从这些石头中给亚伯拉罕兴起子孙来。” 这是神的作为;一次又一次。 神拣选了那无有的,为要废掉那有的。 “废掉”这个词很有意思。 同一个词可以翻为:废除。 这样,我们因信废了律法么? 同一个词可以翻为(败坏): 特要藉着死,败坏那掌死权的。 意思是:不再使用,停止,废弛,变为无有。 神拣选了那无有的,为要废掉那有的。 也许我们能这样改述第28节: 神拣选了那不足轻重的,以废有者。 这是神的作为。 为什么神要如此做? 我已经提到了,答案在29到31节。 在救赎中,任何好的、持续的成果, 是要让神得到一切的荣耀。 亲爱的,你明白了吗? 在救赎中,任何好的、持续的成果, 是要让神得到一切的荣耀! 不管是什么,任何好的、有价值的成果 不是人的作为,而是神的作为。

当神要动工时,世界上所谓的 力量和智慧是确凿的缺点。 想想十字架的传扬。保罗在17节说, “并不用智慧的言语,免得基督的十字架落了空。” 我说:人的智慧和力量是确凿的缺点。 保罗说:我并不用智慧的言语, 免得基督的十字架落了空。 再来看枯干骨头的比喻。 假设你在信息上要妥协、让步, 不去做神吩咐你去做的事,使人更愉快一点; 你开始努力用你的聪明来打动这些骨头, 不去说神吩咐你说的话,让这变得更简单, 会有多少人从死里复活? 没有一个!神会让你孤身奋战。 一切属世的争论, 一切世界上引人注目的事物 都无法让一个人从死里复活。 神若让你孤身奋战,就不再会有奇迹发生。 也许你现在有了很多所谓的“信徒”, 但不再会有任何奇迹发生, 不会有任何被改变的心, 人的生命也不会发生任何改变。 保罗说:“我尽力避免此事,因为我曾定了主意, 在你们中间不知道别的,只知道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 我说的话,讲的道,不是用智慧委婉的言语。” 为何不用呢?我不想神让我孤身奋战。 因为神若让我孤身奋战, 我什么也做不了。没用的! 神若不让死人复活,只是借着我们的言语, 信息本身是没有功效的。

我们在整本圣经中难道没有看见神的软弱和愚拙吗? 我们真的可以一整晚谈论旧约, 谁会生一个小孩并成为万国之父? 一个一百岁的老人, 和一个在她年轻时都无法生育的九十岁的妇人。 这是神的方式, 这是神的作为,他是那叫死人复活、使无变为有的神。 神拣选了那无有的,为要废掉那有的。 谁要打倒歌利亚? 扫罗身体比众以色列人高过一头,这是事实; 但另一方面,扫罗比歌利亚要矮很多。 你要矮多少英尺才能让神得到荣耀? 神说,扫罗太高了。 神要找一个都不够年龄打仗的牧童。 这是神的方式。 神所选择的武器是一个机弦, 不是一把大刀和一个盾牌。

谁将会打败米甸人? 基甸的军队有三万两千人,要对抗十六万五千人。 比例是1比5,对我来说,这已经很惨了。 我若出去打架,要面对五个 有我这么高大的人,这够糟糕了。 神说,你们人太多了。 所以有两万两千人离开了,还剩下一万人。 现在我们的比例减为1比16。 我不想与16个人打架。神说,人太多了。 你总认为你在这事上有份! 这事完全没有你的份。完全没有! 这事完全没有你的功劳。神说, “只不过你可以参与我所行的神迹。” 我们若能明白这点, 每一次当我们开始骄傲时,想想神所说的, “离了我,你们就不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 神说:还要减少人数, 一万人中要减去九千七百人。 我们是三百人对抗十六万五千人。 神说:好,这才能让你信服。 实际上,神的软弱比人强无数倍。 神的愚拙比人智慧无数倍。

想想约沙法, 他说:我们无力抵挡这来攻击我们的大军。 他做了什么? 让我读给你听。 约沙法就设立歌唱的人颂赞耶和华, 使他们穿上圣洁的礼服,走在军前, 赞美耶和华说:“当称谢耶和华, 因他的慈爱永远长存!” 你能想象这个场景吗?在他们走入虎口时, 歌唱“当称谢耶和华,赞美主。” 敌人会为此嘲笑。 我们要把这些人给杀了。 你说愚拙、软弱,这些人却打了胜仗。 时间不允许我来看旧约的诸多例子。 这是神在旧约软弱、愚拙的作为。

新约呢?当然神会有所改变。 你知道的,弥赛亚要出生了, 他该在哪出生? 哪里会是最恰当的地方? 耶路撒冷,生在祭祀的家庭里,大祭祀的家庭。 这难道不是件好事吗? 他却生在伯利恒的一个马槽里,和驴在一起; 出生在一个木匠和他妻子的家庭里,情况十分可疑。 这是神的选择。 他要在哪长大?他至少要在耶路撒冷, 在一个祭祀的家庭里长大吧。 不,他要在拿撒勒长大;被人说: “拿撒勒还能出什么好的吗?” 这是神能选的最差的地方。 耶稣要成为木匠的儿子。 马可福音6:3,这不是那木匠吗?不是马利亚的儿子吗? 他是马利亚的儿子,这让你想到了童女生子。 因为这是童女生子,我清楚知道神不会让他有兄弟姐妹。 他若没有兄弟姐妹会合理得多。 马可福音6:3是怎么说的? 这不是那木匠吗?不是马利亚的儿子 雅各、约西、犹大、西门的长兄吗? 他妹妹们不也是在我们这里吗? 他们就厌弃他。 你看,这是愚拙、软弱。

神如此做好叫人靠自己无法看见。 “西门巴约拿,你是有福的! 那个强盗在死时承认基督是主。当他说: “耶稣啊,你得国降临的时候, 求你记念我!”这须要超自然的启示。 当耶稣逐渐死在十字架上时, 强盗看见基督是神的儿子,在宝座上掌权, 在耶稣一生中看上去最不像基督的时候,( 他承认基督是主 )。 你有意识到要发生什么样的奇迹才能让这个人说, “耶稣啊,你得国降临的时候, 求你记念我!”这真是不可思议。

我们知道耶稣至少会拣选一些 善良聪明的人作他的门徒,对吗? 渔夫,税吏,那些争谁是最大的狂热分子。 我说,你只想拿一个旧湿牛仔帽揍他们一顿。 这些人没有明白耶稣对他们说的任何话, 直到事情发生之后才明白。

想想十字架本身。 保罗在哥林多后书13:4告诉我们: 基督因软弱被钉在十字架上。 十字架本身就是软弱的体现。 神几乎借着软弱的事物来 完成一切真正重要的工作, 也许一切重要的工作都要 借着软弱的事物来成就。 甚至在复活的事上,从某种程度上看,都有软弱的标记。 保罗说:神的大能已经叫主复活。 这是一个能力极大的彰显,但你是否想过: 耶稣为什么第一个显现给妇女? 妇女的见证在法庭上都不能被接受。 他们是如此看待妇女的见证。 那么耶稣第一个要向谁显现呢? 我要首先向妇女显现。 看到耶稣在做什么了吗? 他使自己软弱,他让自己变得软弱。 他为什么不向一切人显现呢? 彼得在使徒行转是怎么说的?他说: “第三日,神叫他复活,显现出来;不是显现给众人看, 乃是显现给神预先所拣选为他作见证的人看, 就是我们这些在他从死里复活以后,和他同吃同喝的人。” 怀疑论者说,“这倒是简单, 那他为什么不向彼拉多显现?” “他若向彼拉多显现,我就相信。”你有想过这点吗? 耶稣已经战胜了坟墓,他却第一个显现给妇女看, 然后显现给他的门徒看。 他为什么不到彼拉多面前,显现自己呢? 他选择了一条软弱之路。 一次又一次,他选择了软弱之路, 这也包括服侍他的人。 保罗在哥林多前书第二章说, “我在你们那里,又软弱,又惧怕,又甚战兢。” 这是你对一个使徒的看法吗? 软弱,惧怕,又甚战兢。

使徒的照片不是在基督徒杂志的封面上闪闪发光吗? 保罗在第四章说, “我想神把我们使徒明明列在末后,好像定死罪的囚犯。 因为我们成了一台戏,给世人和天使观看。 我们为基督的缘故算是愚拙的。” 这里又说到了,同样的事反复出现。 “我们为基督的缘故算是愚拙的, 你们在基督里倒是聪明的,我们软弱,你们倒强壮。 你们有荣耀,我们倒被藐视。 直到如今,我们还是又饥又渴,又赤身露体, 又挨打,又没有一定的住处。” 我该说,上星期我把一个没有住处的人带回家, 我想去帮助他,他叫什么名字? 使徒保罗。“我们没有一定的住处。 并且劳苦,亲手作工, 被人咒骂,我们就祝福。被人逼迫,我们就忍受。 被人毁谤,我们就善劝。 直到如今,人还把我们看作 世界上的污秽,万物中的渣滓。” 你越发看见了愚拙和软弱。

同样的事也发生在教会历史中,不是吗? 神选择让无神论组织的领导人, 罗尔夫·巴纳德成为一个牧师。 他选择了一个盗贼, 让那个总在偷窃的乔治·穆勒 去捐献上百万的英镑给这些孤儿, 并且记录了每一分钱的用途。 你读过吗?他说,我们有多少多少分钱。 神选择一个酒鬼,让梅尔·特罗特去管理救援任务。 让一个脊柱弯曲的女人,艾咪·卡蜜秋去印度。 我喜欢约翰·派博讲的一个关于他自己的故事。 他年轻时不仅仅是害羞,他非常惧怕人。 我从来没听过这样的事。 在高中,他要做一个演讲,他要站在同学面前, 他怕得从教室中跑了出去,他吓坏了。 神说:让这个人传道很合适。

但神的愚拙,神的软弱走得比这远得多,不是吗? 想想圣经本身。 若是你写圣经, 你难道不会写得更好?那些无神论者常用来 与基督徒争论的经文,为什么把那些经文放进去? 这些经文似乎违背了基本的教义? 为什么有些地方的经文含义模糊不清? 你得坐下来把这些话写清楚。为什么要写成这样呢? 为什么要写一些让人难以理解的话呢? 圣经正典又如何? 你至少可以让一个使徒清清楚楚地写一本书。 你不该把希伯来书放进去,都不知道是谁写的。 你应该从一开始就让整个教会确认这些是谁写的。 还有四福音书的和谐。有处经文说有两个被鬼附的人。 你难道不能写得更清晰,好叫非信徒无法争论? 保罗说:“在你们中间不免有分门结党的事, 好叫那些有经验的人,显明出来。”(哥前11:19) 神把这些经文放在里面,好让该走错路的人走错路。

神所做的一切都彰显了他完美的智慧。 神的言语是被炼过的,都是炼净的,是纯净的言语, 如同银子在泥炉中炼过七次。 这一切都有原因, 但从表面上看,这是愚拙、这是软弱。 神,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你为什么要让犹太人弃绝他们的弥赛亚? 神的话看上去好像有误。

从个人的角度来看, 为什么要让神的儿女生病? 你可以让他们生小病, 但为什么要让你所拣选的仆人如此受苦, 以至他们都无法传道? 这不适得其反吗? 为什么要让像司布真这样的人从痛风中 受到难以忍受的疼痛,以至他无法传道? 这让人无法理解。 为什么要让像加尔文这样的人时常头痛? 也许他就能写更多的书,做更多的事。 为什么要有一根刺加在保罗的肉体上? 为这事,他好几次求过主, 主却没有叫这刺离开他。

还有另一点,那些神未应允的祷告。 你难道不认为神至少会应允每一个 为某人救恩而求的迫切、持续的祷告吗? 为什么神把自己放在一个容易被人误解、 被人怀疑的处境?因为神没有那么做。

历史发展的本身呢? 如圣经所说,历史若是黑暗国度 与光明国度之间的争战, 神为什么不更加竭力地争战呢? 威廉·廷代尔在翻译摩西五经, 就是旧约最前面的五本书。 他呕心沥血,在烛光下,用手写下这一切。 他一翻完摩西五经这个宝藏后, 马上就从他的所在地逃了出去, 因他担心这会在出版前被毁灭。 他小心翼翼地把这整理好,放到船上; 你知道这条船出了什么事吗? 这条船在荷兰海岸失事了。 这一切全都没了。 神是在做什么呢?

伊丽莎白·艾略特在翻译科罗拉多州印第安人的语言, 这耗费了她宣教生活最开始整整五年的光阴。 她殚精竭虑所写的那些手稿…… 这难道不奇妙吗?神的智慧。 神的智慧看似愚拙。 她一切的手稿全部从汽车顶上的 箱子里被偷了,就这样没了。 这是真实的事,并不是被某个福音的敌人偷的。 偷的那人看了一眼就把它扔进了垃圾桶, 都不在乎那是什么东西。 那人以为箱子里面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为什么这么浪费? 这些奇怪的灰烬是什么? 她在书中讲到了这些奇怪的灰烬。 神到底在不在乎这些印第安人归信?

有时看上去,神不太在乎。 你若从外面来看历史, 在很多方面,魔鬼似乎赢了。 毕竟,有更多的人服侍魔鬼,而不是服侍神。 让我从启示录给你举一个例子。 你说历史看上去暗淡无光,令人沮丧; 神输了,撒旦赢了。请听: 全地的人,都希奇跟从那兽。又拜那龙, 因为它将自己的权柄给了兽。也拜兽说, 谁能比这兽, 谁能与它交战呢?兽就开口向神说亵渎的话, 亵渎神的名,并他的帐幕,以及那些住在天上的。 又任凭它与圣徒争战,并且得胜。 是这兽迫害圣徒,抵挡他们的事工,把他们压下去, 这兽杀死了他们之中的一些人。 “也把权柄赐给它,制伏各族各民各方各国。 凡住在地上的人,都要拜它。”这不怎么激励人,对吗? 看上去神一点都没赢。 怎能如此?要解释神看似在历史上的失败, 你要去读我剩下没读的经文,这是我没读的经文: “又赐给它说夸大亵渎话的口。 又有权柄赐给它。 又任凭它与圣徒争战,并且得胜。 也把权柄赐给它,制伏各族各民各方各国。” 这是什么?神在掌管这一切! 神在掌管一切;每一次看似的失败,神都是幕后导演。 神说,“凡住在地上的人,都要拜它。”是指一切人吗? 不! 凡住在地上,名字从创世以来,没有记在 被杀之羔羊生命册上的人。 看哪,哪怕是在历史看似最糟糕的时刻, 神仍在掌管一切,神在幕后成就他的旨意。 真理始终占据绞架,邪恶却登上了 宝座王位。但绞架使未来震撼。 在未知的暗影后边,神高然屹立, 目光眈眈,俯瞰他创造的一切。 神在掌权。 他允许自己和他的子民看似失败, 并且被践踏,受逼迫,被杀害, 在一切属肉体的成功和智慧面前成为软弱和愚拙。为什么? 好在最终,神能以其它途径 达不到的结果来彰显他的荣耀。 这就是所发生的事。

想想一位软弱的国王和强壮的国王 有什么区别。这是一位软弱的国王: 他基本上能控制大局,若有人在他领域的某处造反, 他会担心:“我要赶紧过去解决此事,越快越好。 我能失去一切。”他立刻要解决此事。 这是一位软弱的国王。 你会怎样看待这样的一位国王呢? 有人在他的国土上造反, 他说:“这不是个问题。 这可以用来达到我的目的, 让他暂时嚣张一下。” 神就是这样。总有事情在发生,看似他被打败了, 他将会转变局面,使用这一切来达到他自己的目的。 全世界最不愿意成就神旨意的人就是撒旦。 撒旦却正在成就神的旨意,他是主要工人之一。

我总是想到雷勒诺。我记得查维克 是德克里夫学院的校长, 有一天他在散步,走到了一个锻铁工厂。 那里有个矮个子在敲一个小锤, 还有一个大个子满头大汗, 挥舞着巨锤;矮个子一敲小锤, 大个子就把巨锤打下去。 一个人挥汗成雨,另一个人冷静地告诉他该如何做。 查维克说,“你怎么不与那人交换活干?” 那人说,“交换活干?我是工匠大师, 我脑袋里有一个计划。这个人都不知道 他在做什么,我只是告诉他去往哪儿敲。” 查维克说,“谢谢你的讲道。”

你难道不记得吗?神说: “你曾用心察看我的仆人约伯没有? 地上再没有人像他。你曾用心察看他没有?” 这个头完全不是撒旦开的,之后这个诽谤者说: “他服侍你是为了得到好处。” “好,你只可到这里,不可越过。” 看哪,神在掌控此事, 是神把这样那样的权柄交给撒旦。

现在,请听我说。 神允许他自己和他的子民看似失败, 并且被践踏,受逼迫,被杀害, 在属肉体的成功和智慧面前成为软弱和愚拙; 好在最终,神能以其它途径 所达不到的结果来彰显他的荣耀。 神并不甘心使人受苦, 神并不甘心使基督徒经历那些神允许他们经历的事, 但神这么做是因为他能从中得到 其它途径无法得到的荣耀。

让我给你举几个例子,我马上要讲完了。 这两个例子都来自第二次世界大战。 第一个来自戴大兰的生平事迹。 我们这里有她的书。 也许已经卖完了,我不知道。 戴大兰在一个日本集中营里, 她曾在印度尼西亚宣教。 她具体讲到了一个日本军官,以及他的个性。 我会给你读一点,让你感受一下将要发生的事。 “一个人试图认识集中营里的另一个人, 他(亚麻吉军官)要把这人打到死为止。” 戴大兰说:“亚麻吉用手杖打得很凶狠, 骨头肯定都被打断了。 他扔开了他的手杖,亚麻吉开始 用他那沉重的长靴踢那人; 胸腔,腹部,头部;他的身体没有一处幸免于难。 亲爱的神,亚麻吉不会停下来吗? 这个军官疯了。 有些人闭上了眼睛,但他们还是听得见。 最终,精疲力尽的亚麻吉停了下来。 这个人丝毫不动。 他的衣服烂了,被血浸透了。 他躺着,没有生气,没有动作, 无法辨别他是死是活。 他被拖走了,我们就被解散了。” 戴大兰继续告诉我们,她说: “军官有两样东西让我们很敬畏他,他的手杖和长靴。” 现在快进一下。 戴大兰得到消息,她的丈夫刚刚死在另一个集中营里。 军官把她喊进来。 “下午好,亚麻吉先生叫我进他的办公室。” 她才得到她丈夫去世的消息。 “亚麻吉先生,我可以和你说话吗? 他点头,坐了下来, 然后示意让我坐在另一条椅子上。 亚麻吉先生,我并不像那些 没有指望的人一样忧伤。 我想告诉你一些也许你从来没有听过的事。 小时候,当我在美国爱荷华州上主日学时, 我学到了他,他的名字叫耶稣。 他是全能神的儿子,他是创造天地的主。” 她说:“神开了一扇最奇妙的门, 让我对日本集中营的军官讲救赎计划。” 这是我读前面那一部分的原因, 让你知道她面对的人是谁。 请听。 眼泪从他的脸颊上流下来。 亚麻吉先生,耶稣为你而死, 他也把爱放在了我们心中, 甚至是对我们的仇敌。亚麻吉先生, 这就是我不恨你的原因。 也许神此时把我带到这里, 是为了让我告诉你:神爱你。 眼泪从他的脸颊上花花地流下来, 他马上起身回到他的房间里,把门关上了。 我可以听见他在耸鼻涕,我知道他还在哭。 没有批准,我们不能离开日本军官的面, 然而因为他没有回来批准我离开, 我就安静地坐在那里为他的救恩祷告, 祷告他能得到在耶稣基督里的新生命, 有一天能回到家乡和他的妻子与家人分享神的爱, 能在日本某个偏远的地区成为黑暗中的光。 最终我意识到他不会从他的房间里出来, 我就离开了,从那时起, 我知道亚麻吉先生信任我, 也明白了我为什么会在荷属东印度群岛。

我们再也没听到关于他的事,但亲爱的, 神的软弱。这位软弱、瘦弱的的女人 站在这位强大、残忍的军官面前, 是谁在哭? 谁是软弱的? 谁是强壮的? 你是否觉得也许神在这次事件中所得到的荣耀 超过了打败整个日本纳粹军队所得的荣耀? 你明白我说的话吗?神允许这些 无法解释的事情发生在圣徒身上, 好让神能得到其它途径无法得到的荣耀。 还有什么原因会让神这么做? 神这么做是为了让自己得到 其它途径无法得到的荣耀。 这是最昂贵的荣耀,但这有目的。

让我再给你举一个例子。 彭柯丽和纳粹官长在一个集中营里, “彭柯丽女士,你愿意告诉我们你其它的活动吗?” “其它的活动?你想知道我为那些弱智人士所开的教会?” 我开始述说我如何急切地对这些弱智人士传道。 中尉的眉毛越翘越高, “这多么浪费时间和精力!”他最终发怒了。 “你若想要人归信,一个正常人的价值 超过了全世界所有傻瓜的价值。” 我凝视这个人智慧的蓝灰色眼睛, 心想,这是真正的社会主义国家哲学。 我很惊讶听到了自己勇敢的声音。 “润穆中尉,我可以告诉你真理吗?” 我哽咽地说,“先生,真理是, 神的看法有时和我们的不同。 完全不同,以至我们都无法猜测, 除非神给我们一本书,告诉我们这些事。” 我知道如此对纳粹官长说话简直疯了,但他什么也没说, 我就继续说下去。 “在圣经里,我学到了神看重我们,不是因为 我们的力量或大脑,是单单因为他创造了我们。 也许在神的眼中,一个弱智的人比 一个钟表制造商(彭柯丽的工作), 或一个中尉的价值更高。” 润穆中尉站起来打断了我,“今天到此为止。” 他迅速地走出门去。 “门卫!”我听到了砾石小径上的脚步声。 “要把囚徒关进她的牢房。” 跟着门卫走过一条长长的通道, 我知道我犯了一个错误, 我说多了,也许他会感兴趣, 我却毁了我本身有的机会。 然而第二天早上,润穆中尉亲自给我开了牢门, 护送我到听证会。 中尉说,“我昨晚无法入睡, 在想那本书,你在那里读到了完全不同的想法。 那里面还说了什么?” 你有看到所发生的事吗? 愚拙,软弱。 全能者的力量在主治这些。 保罗说:我不以这愚拙软弱的福音为耻。 这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 这里说,“我开始慢慢说:光来到世上, 我们可以不再住在黑暗里。 中尉,你生命中有黑暗吗? 他沉默了很久。 最终他说,有很多黑暗,有极大的黑暗。”

我们不知道在这些人身上发生了什么事, 但你是否认为,也许,神允许第二次世界大战, 好让这样的对话能发生,不仅是 在彭柯丽身上,在戴大兰身上, 而且是在无数个我们从未听过的基督徒身上。 这些事发生,好让神能得到 其它途径无法得到的荣耀。 神眼中的大事和人眼中的大事不同。 这不能让神刮目相看。这对神来说是什么呢? 世界大战对神来说是什么呢? 什么都不是, 与神所能得到的极美之荣耀相比, 借着某个瘦弱的的女人与某个强壮的杀人军官谈话。 神使用愚拙的事物,神使用软弱的事物, 叫那强壮的羞愧,叫有智慧的羞愧。 神看为大的事不是世界上被看为大的事, 甚至不是一个基督徒看为大的事。

这才是真正的大事:今晚在这群人中, 当某个未知名的基督徒 独处时,没有人知道, 也不会有人知道,但靠神的恩典, 你抵挡住了试探,这是件大事。 这是件大事! 当神把某个一生服侍罪的人 变为一个能抵挡试探并服侍神的人,这是件大事! 这是一件极大的事。

这是件大事:当一个基督徒丈夫 看见他的新娘被癌症摧残, 他一切的祷告都没有得蒙垂听时, 他却继续相信神并荣耀神,这是件大事!

这是件大事:当一个基督徒父亲 站在未信主的女儿的坟墓旁时, 为神的真实和信实归荣耀给神,这是一件大事。

这比世界眼中的大事要大得多。 这是件大事:某个未知名的圣徒仍然年复一年的坚守, 当一切看似都要支离破碎时, 当神看似不真实、不信实时, 那位亲爱的圣徒仍然站立得稳并继续坚守, 继续服侍并爱他的主,这是一件大事。

亲爱的,当这一切都被揭晓时,我们才会明白。 什么才是大事? 圣哉,圣哉,圣哉!黑暗蔽圣明。 很多时候,确实是这样。 罪人不能仰视庄严广大妙身。

神的软弱,神的愚拙; 这难道不是一件可爱的事吗? 这难道不是一件智慧的事吗? 这难道不是一件大能的事吗? 盲目不信导致错误,观察却不领悟; 惟神自己洞悉其工,向人启发显明。 有一天,我们会看见这一切的荣耀,美丽和完美。 还有一节经文, 在我结束前,约翰福音12:23-24,耶稣说, “人子得荣耀的时候到了。” 这讲的是复活。 不,耶稣讲的不是复活, 他讲的是钉十字架,下一节经文马上说: “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 这就是耶稣所讲的, “时候到了。”你记得基督总在说什么吗? “我的时候还没有到,我的时候还没有到。” 现在耶稣说,“时候到了。” 是什么?钉十字架。 人子得荣耀的时候到了。 主,你这么说的什么意思? 他的意思是,在那十字架上, 将会彰显出历史上从所未有的荣耀。 当我思量奇妙十架,荣耀之主在上悬挂。 从前所珍今看有损,昔日所夸今觉卑下。 奇妙十架。 这里的荣耀,罪人不能仰视, 但对那些那些有眼可看的人来说, 十字架彰显了从所未有的最大的荣耀。

要为神的愚拙和神的软弱感谢神。 神的软弱总比人强壮。 神的愚拙总比人智慧。 思考这里:我们却是传钉十字架的基督, 在犹太人为绊脚石, 在外邦人为愚拙。 但在那蒙召的无论是犹太人,希利尼人, 基督总为神的能力,神的智慧。 阿门。 愿神帮助我们在未来的日子里去面对这些事,我们必然会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