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耶稣基督的血称义

话题:
类别: 节选讲道, Video

神儿子 耶稣的血洗净我们一切的罪。血洗净我们一切的罪。约翰一书1:7。 现在,这是什么意思呢?它是说,称义 是基于偿还了的赎价。 称义基于满足了的公义。 换言之, 当神称一个人为义时, 神不是看上那人本身的功德。 神乃是在看基督为他所成就的份上。 神乃是看在基督之血的份上。 血代表了什么?血代表了耶稣 为来偿还我的罪,死在十字架之上。 他在十字架上担当了我的罪。所以是靠他的血称义。

换言之,神称一个人为义不是看上那人本身的功德。 你说,“我当然知道这点。”但这带来了深远的影响。 说的更明确一些,神不会因着一个人自己里面的素质、 或任何的长处、或丁点的虔诚,而称他为义。 罗马书4:5怎么说?神称罪人为义! 神只称罪人为义。 打个比方,一个在流泪,他为他的罪感到懊悔, 但悔改不能赎一丁点的罪。 例如,有一个犯人站在法官面前。那人犯了一切的谋杀罪, 他十分后悔,他很懊悔。 法官说,“你的懊悔能还清你一切的罪债。”不!这无法赎任何罪债。 你的悔改(不能偿还)。 现今,有很多人在看他们的懊悔, 认为他们若懊悔够了,这就能赎他们罪。 这永远也无法赎你的罪。 “纵我眼泪永远流,纵我热心能持久, 这些不足赎愆尤,必须你来施拯救。” 所以,这不是基于悔改。 神称一个人为义的根据不基于那人的悔改。 神称我们为义的根据也不基于我们的信心。 神不会说,“那个人信心大。我会称他为义。” 不,神不会看那个信心。信心不能赎罪!这无法赎你的罪。 唯有耶稣的血才能偿还我们的罪债。 基督的血是我们称义的依据。

现在,这解答了为什么一个人信心虽微弱,却仍然能称义。 只要那是真信心。让我来给你举一个例子。 这里有两条跨越鸿沟的桥梁。这里有一道鸿沟。 有一条跨越鸿沟的桥梁摇摇欲坠; 另一条跨越鸿沟的桥梁扎扎实实。 现在这里有个人,怀着坚固的信心, 踏上了那靠不住的桥梁。他有大信心。 “那个桥梁会托住我!”你知道,绝大多数人 都怀着他们的信心踏上了那靠不住的桥梁。 怀着坚固的信心和自信,他踏上了那靠不住的桥梁。 会发生什么?他会灭亡。 另一个人走上了那坚固的桥梁, 他怀着软弱的信心走上了那坚固的桥梁。 但他有足够的信心踏上去。 他战战兢兢的走上了那坚固的桥梁。 他信心的微弱与桥梁是否能支撑他无关。 这不在于你信心有多大,这在于耶稣基督宝血的权能。 你若今天到基督那里来得安息,哪怕是十分微弱的信心, 他的血和义有无限的权能,能救你脱离万丈深渊。 你明白了吗?因为你被称义的根据不基于你的信心。 你被称义的根据基于基督的血和义。正是如此。 有个人对戴德生说,“你一定是个大有信心的人。”他回答说, “不!我不过是个极小信的人, 但我信靠一位极伟大的神。”区别就在此。

请思考逾越节。你记得在逾越节, 他们要把血涂在门框上吗? 所以有血被涂在门上,有一个人呆在屋里, 他或许心中惶恐不安。他听到了埃及人死亡的哭声, 就在屋里战战兢兢。神过来说, “我一见你的信心和自信,就越过你们去。”神是这么说的吗? 不,神说,“我一见这血,就越过你们去。”(出埃及记12:13) 不管在屋里的人是否惶恐不安, 只要有血涂在门上,他们就安然无恙。那才是唯一的重点。 你是否在信靠基督的义?他的血是否有涂在你的门上? 这与你和你的行为无关。这基于他的义。 现在,这件事很奇妙。

在一百年前,苏格兰有一个传道人名叫麦·雅各。 他讲述了一个在那里臭名昭著的大罪人。 我认为那人的名字是马·乔治,然后他归信了。 麦·雅各就继续传道,一两年之后他回来了。麦·雅各看到了乔治, 乔治落入了灵性的低潮。乔治低着头,很痛苦。 雅各说,“乔治,你怎么了?”乔治回答说, “我感觉不像刚信主时那么好了! 我感觉不像从前那么好了!” 麦·雅各说,“乔治,我来问你一个问题。你口袋里有多少钱?” 乔治说,“我有一先令。” 麦·雅各说,“我来问你一个问题。 在你很高兴时,这值多少钱?” 乔治说,“这值一先令。”麦·雅各说, “你若情绪低落,它的价值是否减少了?” 乔治说,“没有,它还是一先令。”我想让你明白: 你的称义是基于你自己以外的事物。 你是靠基督的血称义,它不会天天改变, 不管你的感觉如何。 今天他的血和义是绝对的完美,大有能力, 能使我在神的眼中被称义。 不管哪一天我的感觉如何,与这无关。 这在于基督以及基督为他的百姓所成就的。

你若上过海,你就见过那些巨大的海洋船。 其中一些船有锚,或者你去看那些舰艇, 其中一些舰艇有巨大的锚。 若把锚留在船上,那个巨大的锚能起什么作用? 你必须抛锚于船外。 你必须抛锚于你自己之外,否则就起不了作用。 你必须信靠基督!要信靠他。 你必须抛锚在基督上,而不是往里面看,抛锚于你自己。 你必须抛锚于船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