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称为基督的耶稣,我要怎么办他呢?

那称为基督的耶稣,我要怎么办他呢?

也许用罗马总督本丢·彼拉多在拿撒勒人耶稣钉十字架前所说的话作为约两千年后的一个福音传单的小标题很合适。(马太福音27:22)彼拉多终究与我们每一个人面临的情况一样:那称为耶稣的棘手之人,我要怎么办他呢?我们和彼拉多一样,无法逃离这种进退两难的地步;我们无法逃避而不作出选择。彼拉多对耶稣感到很不安。很显然,宗教领袖是因为嫉妒才把耶稣解了来,他没有作什么该死的恶事。而且,这个人的头上带着奇妙的光环,因为他的行为举止是如此冷静,他说的话有权柄,他没有回答敌对他的虚假控告,他说“我不属这世界的国”。除此之外,彼拉多的妻子有很不寻常的预感,认为彼拉多不该办耶稣。尽管彼拉多的内心对这一切感到不公平、不正当,他却马上屈服于暴民的压力,让最圣洁的人死于羞辱的十字架上。(马太福音27:11-26;路加福音23:20;约翰福音18:33-38)我们希望读这些话的人能远离彼拉多的脚步,而不是在他们心中把耶稣重钉十字架;反而, 能来认耶稣作他们的主和神。

四中选择
我们必须指出,第一,对耶稣基督持中立态度是不可能的。耶稣自己把这点说的很清楚:“不与我相合的,就是敌我的,不同我收聚的,就是分散的。”(马太福音12: 30)我们要么爱耶稣并跟随他, 要么恨耶稣并寻求去毁灭他; 没有中间地带。 基督教的护教士把这些情况总结为四个选择。 从一方面, 我们承认耶稣是真理;从另一方面, 我们拒绝承认耶稣的声称, 因此自然而然承认(也许没有意识到)我们相信耶稣是骗子, 是疯子, 或是传说。 这个理由很清楚: 拿撒勒人耶稣声称自己和世界上的宗教领袖完全无法相比。 他声称有赦罪的权柄, 并且拥有被人敬拜的权利。他要求人完全献身于他,应许赐予人属灵的恩赐,如平安和生命。他声称自己是神的独生子,有大能力,大荣耀,会在世界的末了降临来审判众人。他教导自己是无罪的,达到了道德的完美境界。他说他的教训拥有绝对的权柄,甚至他说的每一个字都直接来于神。他声称自己是世界上的光,是全世界的救主……所以, 当我们拒绝耶稣话语的真理时, 关于他的本性,我们只剩下少许的几个选择。一个人说自己是耶稣声称他所是的一切,却不是,他要么是一个故意的欺人者,要么是疯子,或是一个传说–其余的可能性最多也只剩下这三个选项都是。 然而, 这些“可能”的选择是完全不可能的, 耶稣被人拒绝的唯一原因在于人内心的刚硬。

1. 骗子
耶稣声称自己是神, 却知道自己不是神。 任何读过福音书对耶稣言语和行为的记载都有真正的伦理上的认知,这里提到的“可能性”足以被驳回。基督的正直无可争辩,甚至连爱尔兰的历史学家莱基都承认“经过十八个世纪的各种转变,仍然只有基督教才能给世界提供一个理想品格,它以热切的爱感动人心;表现出它在任何时代,任何国家,任何情势及境况下都能产生作用;它不但是道德最高的形态,更是将理想付诸行动的最隹推动力。短短三年极短生命的简单记录,比哲学家们的探讨及道德家的呼喊更能改变及软化人。”耶稣的品德教导无可比拟,他自身就是理想品格的典范。耶稣厌恶并谴责其他假冒伪善的人,他是显而易见地真诚、朴实。他说魔鬼是“是说谎之人的父。”(约翰福音8:43-45)耶稣说他为此来到世间“特为给真理作见证。”(约翰福音18:36-37)他承诺他的门徒“若是没有,我就早已告诉你们了。”(约翰福音14:1-2) 当然没有阐述这个观点的余地–耶稣的生平和教训是根据“耶稣真实本性的一个巨大谎言。”(蒙哥马利)近些年出版的描述耶稣的小说,电影和唱片专辑都是扭曲的创作,完全没有述说历史上的基督,而是大量述说我们这代人恶劣的品德疾病。任何在道德上悖理违情的人会选择去想像一个被扭曲的基督,他们十分接近犯耶稣所说的不得赦免之罪。甚至在耶稣的年代,有些人感到有神的灵在他们身上,知道自己面对的是神慈爱的儿子,却把这一切归于魔鬼。(马可福音3:22-30)

2.疯子
耶稣相信自己是神,事实上不是神。我们这个年代有很多人患了幻想自大症,他们认为自己是神,或是拿破仑;他们正确地被列为疯了、精神错乱、不正常。然而耶稣的声称比这些精神科病房的病人所说的话更夸张。正如蒙哥马利说的:“我若认真说自己是耶稣所声称的,你会立刻把医生喊过来。”无论如何,耶稣是一个精神分裂者的“可能性”轻松地被消除了,如此认为显然很愚昧。(约翰福音 10:20-21!) “一个具有这样如蓝天的清澈, 山风的鼓勇, 刀刃的锋利, 全然健康及旺盛的智力, 处之泰然, 表现得泰然自若的人, 会在自己的品格和使命上被这样严重的错觉所迷吗? 这岂不是方夜谈吗?”(沙夫) 一旦理解这位伟大老师的比喻, 一旦目睹他完美的生活, 或是感受他在压力下的镇定和平静, 或去听他在被人审问时给予的答案,这个选择绝对被排除了! 我们需要有耶稣那么正常! 我们要注意这里的分界线很清晰:耶稣要么是他声称他所是的神,要么他是个疯子。 鲁士也说到:“要用比基督徒的解释更简单的方法去解释耶稣的生平、言行及影响, 在历史的观点来说是非常困难的。除非耶稣真的是神, 否则他的稳健而有深度的伦理教训与伏在他的神学性教训背后的猖獗狂想之间的鸿沟是不可能有满意的解释的。故此非基督徒的假设只能带来毫无结果的迷乱。”

3.传说
耶稣从来没有真正声称自己是神;这些话被看作是耶稣的话,实际上是别人捏造的。这是最后一个“可能性”。很多不信主的大学生立足于这种模糊不清的选项, 不比前面两个选项更值得推荐。实际上,这个选项也要列出来,好让我们明白这是谬论。再说一次,那些察看并理解福音书的记载是如何描述耶稣的人都知道耶稣完全超过了人类捏造的能力范围。“这样的人会是极端份子或狂人吗?这样自成一格, 这样完整、一致、完美、 具有属人而超乎人的品格的人, 不可能是骗子或是假装的。正如人说,诗人要比诗中的英雄更伟大才行。即是说, 扮演耶稣的必须高于耶稣。” (沙夫) 格雷沙姆玛沁说:“福音书中的耶稣绝不可能是捏造的或传说;他深深扎根于历史中; 耶稣太伟大了,我们没有捏造或扮演耶稣的可能。这对恩典之主来说是何等大的讽刺–认为他不过是一群狂热的宗教分子在纸上想像出来的!

不仅如此,经常有人认为第二世纪和第三世纪的狂热基督跟随者把耶稣编造得很伟大,捏造耶稣说的话,这些话会让耶稣自己感到吃惊,无法经历历史的考证。考古证实了基督的传记写与耶稣的年代,证据如此确凿以至后期的威廉.奥尔布赖特坚信“新约的每一本书都写与受洗的犹太人,于公元40年至于公元80年之间。(很有可能是在于公元50年至于公元75年之间。)” 直到1971年威廉.奥尔布赖特去世,威廉.奥尔布赖特是美国最重要的圣经考古学家。尽管威廉对圣经持“自由派”的态度,他得出这些结论具有重大的意义。想想看!耶稣最早的传记写成的年代有成千上万的人亲眼见过耶稣并听过耶稣传道。(耶稣在大约公元30年钉十字架。)福音若是有关基督的神话,是无中生有、不切实际的传说, 而他们之中还有如此多的目击者,要想得到早期基督徒的认可,简直不可能。

何况,把耶稣祭为神是极差的选择。那时的犹太人为了提神耶稣的身份为弥赛亚,违背了耶稣本身的意愿。那时人们心目中所期待的“弥赛亚”必须要和耶稣有某种关联,而事实完全相反。再次引用蒙哥马利,“历史证明,毫无疑问,耶稣每一个对自己是弥赛亚的看法与犹太人所有党派对弥赛亚所持有的看法截然不同。”简而言之,“那时的人们想要一位像国外一样的弥赛亚,而不是一位受苦的仆人;人们渴望有一位人类政权上的拯救者,而不是一位神圣的人类灵魂的救赎主。”(宾诺)使徒设下骗局并把耶稣神化同样不可能。把一个单纯说教的耶稣转变为神圣的基督是他们从心理上、道德上、从宗教上无法完成的任务。他们每一个人受的教育都是犹太人上百年传下来的一神教,他们自己明白并接受有关他们主耶稣的真理都十分缓慢。不仅如此,他们诚实的品德仅仅次于他们主耶稣的正直品质。在任何情况之下,“他们都不可能愿意为自己虚假编造出来的谎言而死。”(宾诺)我们认为的这些可能性显明是荒唐的谬论。让我们再次回到彼拉多的话:“那称为基督的耶稣,我要怎么办他呢?”这个问题拥有极其重大的意义。根据主耶稣自己的回答,错误回答这个问题的人会永远灭亡。“你们若不信我是基督,必要死在罪中。”(约翰福音8:24)不仅如此,没有一个人可能拒绝回答这个问题,而不给出某种答案。不为耶稣基督作出选择就已经是在敌对耶稣了。拒绝承认耶稣声称的真理就是给耶稣带来最大的羞辱。和耶稣休战是不可能的。基督徒经常被问道,怎样才能让他们不再信耶稣。我们也许能直接问你这个问题-我们不信的朋友们,“怎样才能让你不再不信?”从某种程度来说,我们不是想要你信基督,我们是想让你不再不信!不要继续阻挡已经在你心里显明的真理,而是从枯干、败坏的人类自我意志的水槽中转向活水的泉源。“口渴的人当来。”(耶利米书2:13;启示录22:17)

of Lake Road Chapel
Kirksville, Missouri